head广告
  • 文章阅读

     

    人妻調教前後

     
     

    发布日期: 2018-07-18

     
     

    序 章

    星期天的下午….在青山街上充滿春天的陽光。

    柔和的陽光照射在面臨街道的咖啡廳內—坐在窗邊的三個女人身上。

    她們的形態各不相同。但是,都是惹人注目的美女,不只是進入咖啡廳內的男人,連經過的男人也會投以驚羨的眼神。

    「我真羨慕…….」

    一直聽杏子和美鈴談工作的事情的綾子,突然開口說話。

    「什麼……. ?」

    兩個人同時露出驚訝表情。

    「因為….妳們兩個人都很活躍。」

    「真是的。怎麼會。」

    「是呀。我們只是彼此對工作發牢騷而已。」

    不錯,她們談話的內容確實是那樣,但對綾子而言,即使是那樣也感到羨慕。

    三個人都是學生時代的好朋友,現在二十八歲。杏子是銀座小俱樂部的媽媽桑,美鈴是民間電視台的播音員。

    兩個人都還是單身,只有綾子結婚成為家庭主婦。

    大家都是千金小姐出身,大學也是以良家子女多而知名的女子大學。她們的 性格和外表一樣,各不相同,生活的際遇也各異。

    杏子的個性爽快,有男性化的感覺,從學生時代便熱中戲劇,大學畢業後也 進入劇團,還和同一劇團的男團員結婚,但一年後離婚。以前當做兼差的特種營業,變成她的本業。

    可能是職業關係,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年輕的美鈴,從學生時代就有看得開的個性,常說快一點找個有錢男人結婚,好過舒服的生活。但擔任播音員至今仍是獨身。

    面貌和性格,在三人中最女性化的綾子,在學生時代和美鈴是相反的,希望做上班族。當時的杏子和美鈴都有異性關係,唯有綾子一點也沒有那種花邊新聞……但並不是不受歡迎,甚至比她們兩人還受到男性的歡迎。

    大概可以說是性格吧,學生時代的綾子和她的外貌相反,有不讓男人接近的氣質,加上自視甚高,同時對異性慎重又膽怯….所以另外兩個人都說她是討厭男人的女人。

    這樣的綾子,上班族生活不及兩年便結婚,而有強烈結婚欲望的美鈴,變成綾子所希望的上班族,只能說是命運了。

    「對了……..」

    杏子看著綾子的臉說︰

    「今天的綾子,從見面時就好像很沈悶,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真的,好像沒有精神。」美鈴也點頭表示同意。

    「我沒有那樣….可是……..」

    「可是什麼呢?」

    「至少不是開朗的表情。和老公吵架了嗎?」

    「還是他有了外遇呢?」

    「妳們兩個別瞎猜了。」這樣被連珠砲似地間,綾子感到困惑。

    「不像你們說的那樣。我和他結婚五年了,沒有吵過一次架。」

    杏子和美鈴互望一眼,然後擺出敬仰姿態一鞠躬說︰

    「喲,真教人羨慕哪。」

    「討厭,我不是那種意思。可是這樣的夫妻不也有一點怪嗎?」

    「可是他很溫柔呢?」

    「雖然是那樣……..」

    「還要怎麼樣呢?難道太溫柔使妳難過嗎?」

    「杏子,別開玩笑了。」

    「可是,綾子,這樣未免自尋煩惱吧。」

    杏子拿起一根煙,用熟練的動作點燃,吐出一口煙,然後看著綾子的臉色,試探的說︰

    「他是不是有外遇呢?」

    「這個….我不知道……..」

    「聽妳的口氣,好像不在乎似的。」

    「可是這種事懷疑起來就沒完沒了了,我不喜歡那樣。」

    「綾子,只因妳沒有發覺就讓他有外遇嗎?」

    美鈴驚訝的問。

    「還有什麼讓不讓,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吧。」

    「哦!沒想到綾子還有這麼看得開的想法……這也是結婚五年的產物嗎?」

    「是不是結婚五年後,綾子多少也想要一點刺激了呢?我本人有俱樂部不能相陪,美鈴多少可以抽一點時間吧。偶爾把綾子帶出來走動一下。」

    「是啊,綾子也應該不像以前那樣討厭男人了吧。就算有一、二次出軌,也不足為怪的。」

    「對,女人受到男人歡迎的時間不是很長,趁現在好好享受一下吧。」

    「討厭,妳們都在胡說。妳們這種人叫做損友。」

    綾子向還在笑的兩個好友瞪一眼。

    當然,這個時候杏子本身對綾子說的「偶爾帶綾子出來走動一下」的話,做夢也想不到後來會造成意外的結果……..

     

     

    ——————————————————————————–第一章 危險的徵兆

     

    二十八歲….但還有相當的魅力……..。

    綾子站在洗臉台的鏡子前,看著自己的裸體,心裡如是想。

    確實在她身的身上沒有一點贅肉,即使扣掉偏心的眼光,仍然可以說是有美妙的身材,不像有一個上幼稚園的兒子的母親。

    大小適中的乳房,形狀佼好。即使乳頭也仍然有成熟的色澤,向上挺出,表示現在正是可吃的時候。

    還有細細的柳腰,向下擴大的臀部,雖然生產後大了一些,但仍末損及身材,反而比過去更性感。即使綾子自己看了也會陶醉。還有在下腹部,有顯示成熟女人深厚官能的豔容。

    就這樣像檢查自己的裸體的綾子,突然產生淫猥的氣氛,身體的深處出現甜美火熱的搔癢感,從鼠蹊部傳到大腿根內側。

    綾子想這也難怪。這樣成熟的肉體,已被閒置二、三個月了。

    在這種情形下,即使是丈夫的性行為不完全了,也會感到迫切的需要。

    可是,經營廣告代理商的丈夫,不但是工作狂,而且認為為工作可以犧牲家庭。就是這一天晚上也一定到後半夜才會回來。

    進入浴室淋浴時,綾子已經對打在乳房或屁股、大腿上的水珠產生刺激。

    站在浴缸裡,靠在牆上,採取一隻腳踩在浴缸邊緣的大膽姿勢,手指伸到陰毛下,把陰唇分開。用淋浴的篷頭對正那裡。

    水滴打在肉縫上….敏感的陰核、腔口,像遭受到愛撫。

    「啊….啊……..」

    從身體裡湧出的快感,使綾子忍不住發出哼聲。膝蓋不由得顫抖,漣漪般的甜美搔癢感,從子宮深處傳到後背……..。

    「唔……..」

    高潮感使綾子忍不住扭動腰肢,很快就洩了。

    在傭懶感的餘韻中淋浴後,把香皂塗在全身時,不由得回想一星期前和杏子發生的意外事件。

    — 在面對青山街的咖啡廳,綾子和杏子、美鈴會面過後一個月。

    這一天,綾子到銀座購物,順便去位於赤阪的杏子公寓。

    已是星期天下午二時,但杏子好像前不久還在床上,身上穿著睡衣。

    「對不起,突然來打擾……..」

    「沒關係。妳又不是我需要特別招呼的客人……..」

    「妳昨天晚上是不是回來得很晚呢?」

    「差不多。經常都是如此。」

    「很累吧。」

    「是啊,和妳不一樣,沒有人供我吃喝的。」

    在客廳和廚房兩個地方談話時,杏子泡好咖啡回到客廳。

    「不過妳那樣也有輕鬆的一面……..」

    「我聽美鈴說了,原來綾子是灰姑娘夫人。」

    聽到杏子如是說,綾子只好苦笑。

    從上一次見面後,美鈴有幾次帶她去夜遊。也去酒吧或狄斯可玩樂。但和單身的美鈴不同,綾子畢竟是有丈夫的人,所以規定自己最晚也要十二點回家。

    這件事使美鈴揶揄她:

    「簡直是灰姑娘。可是妳已結婚了,應該說是灰姑娘夫人吧。怎麼樣?夜遊好玩嗎?」

    聽杏子如是問,綾子喝一口咖啡,說:

    「還好,好像能調劑一下生活……..」

    「可是,綾子,上一次和美鈴一起見面時,妳是不是還有其他事情想說呢?我不是說生活無聊,而是有更大的苦惱……..」

    「苦惱嗎?」

    「直截了當的說,就是性的問題。」

    綾子對杏子的敏銳第六感很是驚訝。

    「看樣子我說對了。」

    「為什麼……..?」

    「我看得出來。不是為夫妻吵架,也不是老公有外遇,又難以開口的話,應該只有這件事了。」

    「……..」

    「妳太見外了吧….連我也不能說嗎?」

    綾子不知如何回答。此時,杏子來到坐在沙發上的綾子身邊,把手放在綾子肩上,溫柔地催促道:

    「一個人苦惱也不是辦法。還是說出來吧。」

    綾子還是猶豫不決。

    綾子的丈夫立花和杏子也不是完全沒有關聯。說起來立花本來是杏子俱樂部的客人,在一次派對經由杏子介紹,成為兩人結婚的契機。

    當時立花對綾子是一見鍾情,經由杏子表達其意,然後就是立花的強迫性約會和求婚。綾子好像被迫不得不結婚了。

    想到杏子必能了解男女之間的事….於是綾子將難以啟口的事說出來。

    約從一年前,綾子和丈夫力性生活一直保持二、三個月有一次的狀態,當然結婚之初是不同。丈夫要求綾子時,唯有前戲是驚人的仔細,幾乎是舔遍綾子全 身的那樣熱情。

    但自從幾乎沒有向綾子做性要求後,前戲也開始馬虎,而且在性行為當中,綾子發覺丈夫根本沒有興趣。甚至於性行為做到一半,丈夫的陰莖已萎縮。

    綾子產生強烈的屈辱與不滿,但對道歉的丈夫也不能發洩出來。

    就在這種情形下,有一次丈夫對綾子提出很奇妙的事,要求綾子毫不客氣的辱罵,用腳踩萎縮的陰莖。

    綾子感到驚訝,同時看到丈夫的卑劣表情,讓她產生厭惡感,無法答應他的要求。

    「原來如此。他當時一定是想要綾子虐待他。」

    杏子聽到綾子的話,露出同情的表情繼續說:

    「也許還不能確定是被虐待狂,但這世界上確實有那種男人。」

    丈夫是被虐待狂!

    綾子本身也有這樣的疑惑,可是不願承認,現在連杏子也這麼認為,就不能不承認這件事了。

    於此之際,杏子在綾子的耳邊悄悄說:

    「說起來,讓這樣有魅力的妻子變成欲求不滿,妳丈夫也真是個罪人。」

    「杏子……..」

    綾子既驚訝又狼狽。杏子拿起她的手,用手指摩擦綾子的手指根部,同時另一隻手撫摸從迷你裙露出來的大腿。

    「女人和女人也有辦法解決欲求不滿的。」

    有意的在慌張的綾子大腿上向上撫摸,杏子露出詭異的微笑。

    「跟我來吧!」

    「可是……..」

    綾子猶豫時,杏子的手指放在綾子的嘴唇上,表示要她不要說話。然後用妖艷的眼神看著嘴唇,用手指撫摸。再用雙手捧起臉頰,輕輕把嘴唇壓上來。

    不知何故,綾子無法拒絕。而且,柔軟的嘴唇互碰的剎那,全身瞬即火熱,產生和異性接吻全然不同的興奮感。當杏子的舌頭伸入時,好傢受引誘似地也用舌頭纏繞。

    兩人的舌頭瘋狂的互纏,杏子的手溫柔的揉搓綾子的乳房。綾子不由得發出甜美的鼻音,在杏子的引導下也撫摸杏子的乳房……。

    當嘴唇離開時,綾子羞得擡不起頭。

    「我們一起去淋浴好不好?」

    杏子輕聲說:

    「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一起洗澡了。」

    聽到杏子的開朗聲,綾子才敢擡起頭。

    「自從學生時代和美鈴三人一塊旅行後就……..」

    「是啊……已經是很久的事了,真想看一看變成妻子的綾子的裸體。」

    「杏子,真討厭。」

    兩人相視而笑。

    在杏子催促下,綾子從沙發上站起來。看到春天的陽光照射在陽台上的情景,和剛才產生厭惡感相反,有了興奮之心情,覺得身體開始發熱,隨杏子身後走進浴室。

    兩人脫光衣服後,杏子凝視綾子的身體說..

    「妳的身體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而且更性感。同性的我看了都喜歡,恨不得咬一口。」

    「討厭,不要一直盯著我看。杏子,妳的身材也和學生時代一樣,一點也沒變。」

    她們彼此讚美的話,並不是奉承,兩個人確實擁有佼好的身材,和幾乎透明

    的白皙肌膚。如果說有差異,不過是綾子的臀部比杏子豐滿了。

    「己經脫光了,就不要難為情了好不好?」

    看到杏子的臉上出現開朗的笑容,綾子也就順從的點頭。

    杏子打開淋浴的開關,熱水像張開的傘,淋在赤裸的兩個女人身上。

    綾子又被杏子擁抱親吻。綾子任由杏子擺弄,閉上眼睛時,不知為何,好像

    看到美麗的陽光。

    身體如置身夢中,綾子也主動的將舌頭伸入杏子的嘴內,心裡還希望這樣的

    美夢永遠不要醒過來。

    柔滑的肌膚互相吸引,緊緊貼在一起。熱水淋在火熱的身上,十分舒暢。杏

    子在綾子的脖子、耳垂上輕吻,並讓綾子轉過身去,從後面擁抱。

    「這樣光滑….真是……..」

    從後面用雙手捧起乳房,在綾子耳邊輕聲細語。

    在耳朵上感受到杏子的火熱呼吸,和柔舌的愛撫。當乳房受到揉搓時,體內 的骨頭幾乎要溶化,綾子的呼吸開始急促。

    在後背感受到杏子的乳房密接,屁股感受到陰毛的刺激,產生異常興奮,頭昏眼花,只能勉強站穩。

    於此之際….杏子的手移動到綾子的下腹部,輕撫陰毛,手指滑入神秘的肉縫內。

    綾子忍不住使身體後仰,電流般的快感使身體顫抖。杏子的手指在花瓣間撫摸,找到最敏感的陰核,在那裡巧妙地畫圓圈愛撫。

    「唔….不要……..」

    「綾子,看妳已這樣溢出來了……..」

    「不要說了……..」

    綾子的聲音有些沙啞,很難過似地用雙手壓住胯下的杏子的手。如果讓她這樣繼續愛撫的話,可能真的無法站穩了。

    「好像積壓不少欲求不滿。」

    「因為……..」

    「不要說了,把一切交給我吧。」

    杏子笑著想把香皂塗在綾子身上,但綾子還是自己把香皂抹在自己身上,杏子也只好讓她自己洗了。

    用淋浴沖洗身上的泡沫後,杏子將淋浴沖在綾子身上。然後神秘兮兮的說:

    「淋浴是很美妙的。」

    同時把雙腿分開,讓水沖到胯下。

    「啊….唔……..」

    在浴室裡響起亢奮的哼聲,杏子仰起的臉上露出苦悶的表情。

    「綾子,我也給妳弄。」

    綾子還在猶豫時,篷頭已來到她的胯下。

    熱水打在肉縫和花瓣上,湧出甜美的搔癢感。

    「不….不要啦……..」

    綾子發出顫抖聲音,像摔倒般蹲下去。

    「妳真敏感,難怪會欲求不滿。」

    杏子笑著抱起綾子。

    「現在我們兩個女人到床上好好享受吧。」

    杏子的唇貼在綾子的耳朵上訴說,然後輕咬綾子的耳垂。

    「啊……..」

    綾子的身體猛然顫抖一下,不由得抱緊杏子……..。

    穿上浴袍,走出浴室的綾子,就坐在化�台前開始化�。

    在淋浴前….今晚也準時在七點半丈夫打來電話。

    每一次都是兒子祐介接聽電話。祐介把這一天在幼稚園發生的事情向父親報告後道晚安,然後睡覺已成為一種慣例。

    丈夫每天在固定的時間打來電話,是因為想聽獨生子的聲音,並不是找綾子談事情。

    丈夫對綾子的關心是自從祐介出生後明顯的不同了。並不是漠不關心,但已經是次要的感覺,如果解釋為喜歡孩子,也許無話可說,但綾子還是無法釋懷。

    綾子認為孩子是孩子,夫妻有夫妻的關懷方式。

    取代祐介接聽電話時,丈夫還繼續談兒子的話題。

    「聽說祐介賽跑比賽得冠軍。」

    「大概是吧。」

    「我的運動神經不行,大概是妳的血統吧。」

    「是嗎……..」

    「不管什麼,得到第一名是好事。」

    喜歡孩子的丈夫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你今天晚上是……..」

    「哦,今天晚上和客戶有約,然後可能還要應酬,大概會很晚吧。」

    「是嗎……..」

    「這是為工作,沒有辦法的,這個禮拜天晚上我還是會想辦法,不能讓祐介說我是騙子。好吧……..」

    丈夫說完就掛斷電話。

    這一次的星期天,決定全家去狄斯耐樂園。過去好幾次都因為丈夫工作的關係,沒有實現。

    祐介固然重要,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手拿電話筒的綾子,產生不滿感。

    為工作當然無可厚非,也不想為此發牢騷。至少還有這樣的認識,可是也不能只想到祐介,應該考慮到妻子的心情,多多體諒妻子也是應該的。

    一面化�,一面想著丈夫打來的電話的綾子,又想起數日前和杏子的情景。

    仰臥在床上的綾子,雙手放在胸前,一隻腿緊壓在另一隻腿上彎曲,掩飾下腹部。

    「一切讓找來吧……..」

    杏子輕聲說過後,把身體壓上來。兩人都是赤裸的,輕輕接吻後把舌頭伸入綾子的嘴內。

    對女人和女人的接吻,綾子已經沒有任何排斥感。不僅如此,還產生神秘的倒錯感,興奮得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最初是彼此用舌頭互探對方的吻。但逐漸變熱烈,不久後變成貪婪的狂熱深吻。

    然後杏子採取四肢著地的姿勢,這樣騎跨在綾子身上。

    乳頭和乳頭相互摩擦時,扭動上身讓彼此的乳頭微妙發生摩擦。

    「啊……..」

    一種難耐的搔癢感,使綾子忍不住發出哼聲,挺起胸部。

    那是比男人的任何愛撫更溫柔、更細膩。互相摩擦的乳頭很快便勃起,隨著產生火燒般的強烈搔癢感。

    ” 啊….還要……..”

    綾子忍不住挺起胸部的同時、心裡吶喊著。

    杏子似乎已看出這種情形,使乳房與乳房更貼緊,上身繼續搖動。

    被勾引起強烈性感,綾子的呼吸開始急促。

    此時,杏子用舌頭在乳頭上由上向下舔。

    「噢……..」

    綾子的身體突然彈跳一下。杏子的舌頭圍著勃起的乳頭舔。手指以同樣的動作捏弄另一個乳頭。

    「啊….啊……..」

    綾子的頭向後仰。杏子更交互的把乳頭含在口中吸吭,或用舌尖撥弄。此時的綾子,不由得扭動下半身。呼吸也感到困難的樣子。

    杏子的身體逐漸向下移動。好像用雙手和嘴唇在綾子的曲線上撫摸……」。

    綾子此時當然也發覺她的企圖。本來就感到苦悶的裸體,好像點燃烈火。

    不要….來到嘴邊的話又吞回去。

    杏子的臉貼在綾子的下腹部上。

    不要….這一次還是沒有說出來。心想的和身體的需求完全相反。

    綾子的雙手抓緊床單,閉著眼睛轉過臉去。

    吱嚕….杏子的舌頭滑入花瓣之間。

    綾子的身體顫抖。

    上半身向後仰的同時,開始喘氣。

    杏子的舌頭找到陰核,以似接觸非接觸的感覺,溫柔的舔過去,有時又輕輕的彈一下。

    綾子的身體已挺成拱形,無法再忍受強烈快感,發出啜泣般的哼聲,下半身也像波浪般起伏。

    杏子並末強迫綾子把雙腿分開,等待綾子主動分開……..。

    此時,在大腿根產生的甜美感不斷擴散,綾子也產生想分開雙腿的衝動。

    所以當杏子的手摸到雙腿時,綾子便大膽的主動分開自己的雙腿。

    杏子的舌頭不停地活動,逐漸變成攻擊態勢。

    因為是同性之故,能完全理解女人的性感或敏感帶。刺激時有強弱的變化、舌頭微妙的在陰核上下左右或舔或彈,或在陰核上轉動。

    這樣經過一段急躁時間,舌頭開始在陰核上用力摩擦時,綾子幾乎要洩出來。

    此時的綾子,經過一陣痙攣,性感達到極點般的啜泣著,同時迎接性高潮。

    「妳洩出來了吧?」

    杏子問著,同時改變身體的方向,形成六九式。杏子的神秘部分,完全呈現在綾子的臉上。

    微微綻放的花瓣間,露出鮮紅色的肉縫,以及紅褐色的花瓣也完全濕濡。

    杏子又在綾子的肉縫上舔。已經燃燒過一次的身體,再度點燃火焰。綾子像受到引誘,也伸出舌頭在杏子的肉洞上舔。

    「啊….又……..」

    綾子啜泣著,仰起上身顫抖時,杏子便停止使用舌頭。胯下壓在緩子的香唇上,要求使用舌頭。

    綾子也不顧一切的伸出舌頭舔肉縫。

    「啊….綾子….太好了……..」

    杏子忍耐不住似地又用舌頭舔綾子的陰唇。

    在如此的口交中,總是綾子先洩出來。

    經過數次這種情形,杏子才發出哼聲,第一次達到性高潮。在此之前,綾子不知已洩了多少次……..。

    杏子擡起身體,低頭笑著看仍在餘韻中,身體尚在抽搐的綾子。

    「怎麼樣?多少得到一點滿足了嗎?可是,女人和女人是不會有結束的。」

    杏子露出興奮的艷容,用手指從綾子的胸部到下腹部輕輕撫摸,到達濕淋淋的肉洞口時,手指第一次插進去。

    「唔……..」

    強烈的快感傳遍綾子的肉體。

    杏子的手指在火熱、有搔癢感的肉洞內轉動。綾子的呼吸急促,不禁發出嗚咽聲。杏子的指尖在子宮口上摩擦。引起強烈的性感,綾子也忍不住淫蕩的扭動屁股。

    「舒服嗎?」

    「好….好….啊……..」

    在那裡….還要用力….被杏子一根手指玩弄不斷扭動屁股的綾子,很快又達到性感的頂點。

    「不行啦….要洩….洩了……..」

    發出顫抖的啜泣聲,全身隨之痙攣。

    杏子發出嘻嘻笑聲。

    「還在蠕動哪。」

    杏子的手指仍在綾子的肉洞內。

    「唔….不要啦……..」

    從充滿羞恥感的綾子下體拔出手指後,杏子分開自己的花瓣給綾子看。

    「怎麼樣?我的陰核很不錯吧。」

    在此之前,綾子根本沒有從容的心去看,現在看了大吃一驚。勃起的陰核,一如杏子所言,達到小指的第一關節大小。

    杏子分開綾子的雙腿,讓兩人的性器密接。就這樣旋轉屁股摩擦。杏子的陰核和綾子的陰核摩擦,產生麻痺般的快感。

    兩個人互相擁抱,彼此摩擦陰核,就這樣不知幾次的達到高潮。

    在無止境的同性戀後,疲倦的併排躺在床上時,透過蕾絲窗簾射進臥室內的陽光已快要消失。

    「綾子,妳的身體比我想像的更好色。」

    「怎麼可以說我好色……..」

    「妳是不是覺得還是男人的好?」

    「杏子,妳自己認為呢?」

    「我嘛….還是覺得男人比較好。」

    「噢….不過沒有想到杏子還有同性戀的嗜好。」

    「我沒有這種嗜好。只是想誘惑一下欲求不滿的有夫之婦而已。」

    「真是的….我還以為妳有經驗……..」

    用仍在興奮中的表情瞪一眼杏子。此時,杏子嗤嗤笑著,轉過身去,從床頭櫃拿出一支煙,用打火機點燃。然後轉過來看著綾子說:

    「妳想不想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玩一玩呢?」

    「妳說什麼?」

    因為太唐突,又是意外的話,綾子覺得驚訝。

    「要我紅杏出牆嗎?」

    「不願意嗎?」

    「可是……..」

    「我這樣說,綾子一定會說做不到。可是就這樣丈夫不能使妳滿足,也不在乎嗎?一直在欲求不滿的情形下生活也可以嗎?」

    「這……..」

    連續的問題使綾子無法回答。

    「如果妳有這個意思,關於男人就交給我吧。我會介紹給妳不會有後遺症的男人,放心吧。」

    杏子露出神秘的笑容,用手指在仍舊沈緬於餘韻中的堅強乳頭上彈一下。

    「啊……..」

    綾子哼一聲,又仰起上身,從乳頭產生的甜美快感,如電流般傳到陰核上,不由得夾緊大腿。

    化�完畢後,綾子開始準備外出。

    唯有這一次決定穿特別性感內衣。

    黑色的半碗型乳罩,和同色的比基尼三角褲,兩者都是有刺繡的華麗絲織品。尤其三角褲的設計,是平時不會穿的近似蝴蝶型的三角褲。

    然後穿上黑色長褲,用束腰的吊褲帶扣住。

    穿這種內衣的樣子,連丈夫也沒有看過。從這樣的穿著能感受到瞞著丈夫和兒子去夜遊的刺激。不管會不會有外遇,也對秘密的冒險產生期待感。

    洋裝是能顯示身體曲線的性感剪裁。上面穿一件短大衣,然後悄悄打開祐介的房門,可能是白天玩累了,已熟睡。

    在玄關穿鞋時,突然想起美鈴曾說的〝灰姑娘夫人〞這句話。今天晚上綾子和美鈴在一家酒廊見面。

    美鈴先來到酒廊。看到綾子後舉手示意。

    綾子來到美鈴面前感到困惑。以前和美鈴見面時,都是她一個人來的,但這一次美鈴有同伴,是一眼便可看出與她同業的年輕打扮的中年男子。

    「沒關係。」美鈴羞赧的說:

    「她是綾子,這位是北村先生,是我們的導播。」

    美鈴為綾子和北村介紹。

    從美鈴的表情,綾子立刻知道他們兩人不是普通的關係。

    綾子和他們並排坐在長腳椅上。

    「我們剛還談到妳。」

    美鈴看一看北村說。

    美鈴和北村都喝雞尾酒,也要了同樣的酒。

    「反正美鈴不會說我的好話吧。」

    綾子向美鈴瞪一眼。

    「喲….這是說妳自己也有這種想法囉。」

    「這個….你要猜猜看……..」

    北村很快就介入兩個女人的談話。

    「聽說綾子小姐從學生時代就很受男性的歡迎。」

    「可是那時候的綾子,奇怪的很,好像不把任何男人看在眼裡。當然我不知道她心裡想什麼……..」

    聽到美鈴如是說,北村問道:

    「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是說,實際上她並不討厭男人。很快就結婚是最好的証明吧。」

    「原來如此。不過,有一半好像是妳的嫉妒吧。」

    「什麼嫉妒….太過分了……..」

    美鈴發出高八度的音階瞪視北村。

    「不過……..」

    北村在露出笑容的綾子身上,評價般的打量著說:

    「把這樣有魅力的太太變成〝灰姑娘夫人〞,真不了解妳先生是什麼意思。」

    發覺連這種事都談到,綾子有點不高興。

    「到手的東西就失去美味,男人可能都如此吧。」

    美鈴看著北村說。好像對他剛才那句話報一箭之仇……..。

    「好像情況不妙了。」

    北村苦笑,從高腳椅下來,好像三十六計逃為上策似地離開座位,可能是去廁所吧。

    「妳真不簡單哩。」

    聽綾子這麼說,美鈴做出神秘的一笑,舉起酒杯,似乎在說妳看出來了嗎?

    「妳覺得他如何?」

    「給人的感覺很不錯呀。」

    綾子心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還是讚美好友的情人。美鈴一定也希望這樣的回答。

    「單身嗎?」

    「有妻子和兩個孩子….就是這樣的關係。」

    如此說來,就能了解美鈴和北村剛才對話的意思了。

    「可是妳對他是認真的嗎?」

    「還很難說….一半是順其自然,另一半我自己也不清楚。」

    美鈴像自我嘲笑的發出笑聲。綾子覺得她是虛張聲勢,很可能美鈴比有妻室的北村更認真。

    此時,綾子看到北村從廁所回來,就識相的對美鈴說:

    「我是沒有關係的……..」

    「對不起,下一次一定彌補。」

    美鈴道歉時,也無法掩飾臉上的喜悅,挽起北村的手,又說一聲對不起就和北村一起離開酒廊。

    變成一個人的綾子突然覺得不安,而且一個女人在這種地方喝酒也不像話。

    如果同往常一樣和美鈴在一起,也就不會在意,適當的應付過來寒喧的男人,而且對方的形象若在她的允許範圍內,還會想到這個人有什麼樣的性愛動作,在幻想中享受冒險的快感。

    雖然只是幻想,能有這樣大膽的幻想,若是以前的綾子,絕對不會有。

    女人到了二十八歲會自然變成這樣,還是因為丈夫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從祐介出生後,很顯然的,綾子的性欲品質有了變化。簡單地說,就是變貪婪了。

    想要獲得更大快感的性愛……..

    偶爾產生使綾子本人感到困惑的情欲也不足為奇。可能是從丈夫身上得不到滿足所致吧。

    綾子想著今晚就這樣回去吧。不過,由於美鈴和北村的關係,使她也有奇妙的興奮感。

    美鈴和北村大概就這樣直接去旅館了。想到這兒,再加上酒意,覺得體內火熱。

    於此之際,感到有視線。

    這個視線是來自坐在美鈴和北村兩個高腳椅上距離的男人。

    年齡約莫三十來歲,髮型和西裝都很整齊,沒有顯著個性的面貌,是一流企業上班族較多的典型。

    只是看一眼綾子就做這樣的判斷後,綾子決定不理他。因為不喜歡這類型的男人。

    於此之際,酒保把綾子面前幾乎是空的酒杯拿下去。沒有要酒就送上來一杯同樣的酒,說:

    「是那位客人送的。」

    覺得意外,向那個男人望去時,男人笑著舉起啤酒杯,向綾子做出乾杯的動作。

    接受乾杯的話,又覺得自己太輕浮,完全不理睬又顯得小家子氣。

    綾子在困惑中,只是微微點頭,而且大力的表示接受。

    這時候,那個男人根據綾子的這種反應,來到綾子的身邊。

    「我可以和你一起喝酒嗎?」

    和大膽的動作相反,用很客氣的口吻說話。

    他這種搭訕方式,並沒有引起綾子的好感。不理會坐在旁邊的男人時,大概聽到和美鈴的談話,又對綾子說:

    「妳是綾子小姐吧。我叫三田村。」

    綾子向這個男人瞄一眼,意思是那又如何呢?

    「” 灰姑娘夫人” 是很羅曼蒂克的說法哪!」

    「羅曼蒂克……..」

    這是綾子第一次開口說話。

    「是。這還是我頭一次聽說。不過,從灰姑娘的故事猜想,去參加舞會或夜遊的有夫之婦,回家的時間受到限制,到某一個時間就必須趕回家,是不是這個意思呢?」

    「為什麼這樣就算羅曼蒂克呢?」

    「在有限的時間內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妳不認為這裡就有羅曼蒂克存在嗎?」

    綾子覺得他的說法太勉強。

    「也許吧。會發生現在這種事….但算得上是羅曼克嗎?」

    「羅曼蒂克是剛開始的。」

    綾子的諷刺口吻似乎對這名男子不發生作用。綾子不由得產生反感,反而想向這個男人挑戰。

    「那麼我要請教你,在這以後會有什麼樣的羅曼蒂克呢?」

    「這個就交給我吧,絕對不會讓妳感到無聊。」

    「妳好像很有信心,可是在床上還是有很無聊的男人。」

    綾子多少有些酒意,說出連自己都訝異的話。

    「這個請妳放心。我想一定能讓妳獲得從末有過的經驗。」

    綾子感到躊躇。

    此時,男人看綾子的眼神裡有著先前沒有的光彩。那種兇悍的感覺,使綾子聯想到男人在性愛的極點露出的光芒。

    實際上,綾子並沒有看過男人那種眼光。

    但不知為何,會有這樣的聯想。當有這樣的想法時,腦海裡出現美鈴和北村在床上做愛的情景,覺得身體飄飄欲仙,全身火熱。下體的搔癢感,使綾子本人也感到迷惑。

    序 章

    星期天的下午….在青山街上充滿春天的陽光。

    柔和的陽光照射在面臨街道的咖啡廳內—坐在窗邊的三個女人身上。

    她們的形態各不相同。但是,都是惹人注目的美女,不只是進入咖啡廳內的男人,連經過的男人也會投以驚羨的眼神。

    「我真羨慕…….」

    一直聽杏子和美鈴談工作的事情的綾子,突然開口說話。

    「什麼……. ?」

    兩個人同時露出驚訝表情。

    「因為….妳們兩個人都很活躍。」

    「真是的。怎麼會。」

    「是呀。我們只是彼此對工作發牢騷而已。」

    不錯,她們談話的內容確實是那樣,但對綾子而言,即使是那樣也感到羨慕。

    三個人都是學生時代的好朋友,現在二十八歲。杏子是銀座小俱樂部的媽媽桑,美鈴是民間電視台的播音員。

    兩個人都還是單身,只有綾子結婚成為家庭主婦。

    大家都是千金小姐出身,大學也是以良家子女多而知名的女子大學。她們的 性格和外表一樣,各不相同,生活的際遇也各異。

    杏子的個性爽快,有男性化的感覺,從學生時代便熱中戲劇,大學畢業後也 進入劇團,還和同一劇團的男團員結婚,但一年後離婚。以前當做兼差的特種營業,變成她的本業。

    可能是職業關係,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年輕的美鈴,從學生時代就有看得開的個性,常說快一點找個有錢男人結婚,好過舒服的生活。但擔任播音員至今仍是獨身。

    面貌和性格,在三人中最女性化的綾子,在學生時代和美鈴是相反的,希望做上班族。當時的杏子和美鈴都有異性關係,唯有綾子一點也沒有那種花邊新聞……但並不是不受歡迎,甚至比她們兩人還受到男性的歡迎。

    大概可以說是性格吧,學生時代的綾子和她的外貌相反,有不讓男人接近的氣質,加上自視甚高,同時對異性慎重又膽怯….所以另外兩個人都說她是討厭男人的女人。

    這樣的綾子,上班族生活不及兩年便結婚,而有強烈結婚欲望的美鈴,變成綾子所希望的上班族,只能說是命運了。

    「對了……..」

    杏子看著綾子的臉說︰

    「今天的綾子,從見面時就好像很沈悶,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真的,好像沒有精神。」美鈴也點頭表示同意。

    「我沒有那樣….可是……..」

    「可是什麼呢?」

    「至少不是開朗的表情。和老公吵架了嗎?」

    「還是他有了外遇呢?」

    「妳們兩個別瞎猜了。」這樣被連珠砲似地間,綾子感到困惑。

    「不像你們說的那樣。我和他結婚五年了,沒有吵過一次架。」

    杏子和美鈴互望一眼,然後擺出敬仰姿態一鞠躬說︰

    「喲,真教人羨慕哪。」

    「討厭,我不是那種意思。可是這樣的夫妻不也有一點怪嗎?」

    「可是他很溫柔呢?」

    「雖然是那樣……..」

    「還要怎麼樣呢?難道太溫柔使妳難過嗎?」

    「杏子,別開玩笑了。」

    「可是,綾子,這樣未免自尋煩惱吧。」

    杏子拿起一根煙,用熟練的動作點燃,吐出一口煙,然後看著綾子的臉色,試探的說︰

    「他是不是有外遇呢?」

    「這個….我不知道……..」

    「聽妳的口氣,好像不在乎似的。」

    「可是這種事懷疑起來就沒完沒了了,我不喜歡那樣。」

    「綾子,只因妳沒有發覺就讓他有外遇嗎?」

    美鈴驚訝的問。

    「還有什麼讓不讓,那是沒有辦法的事吧。」

    「哦!沒想到綾子還有這麼看得開的想法……這也是結婚五年的產物嗎?」

    「是不是結婚五年後,綾子多少也想要一點刺激了呢?我本人有俱樂部不能相陪,美鈴多少可以抽一點時間吧。偶爾把綾子帶出來走動一下。」

    「是啊,綾子也應該不像以前那樣討厭男人了吧。就算有一、二次出軌,也不足為怪的。」

    「對,女人受到男人歡迎的時間不是很長,趁現在好好享受一下吧。」

    「討厭,妳們都在胡說。妳們這種人叫做損友。」

    綾子向還在笑的兩個好友瞪一眼。

    當然,這個時候杏子本身對綾子說的「偶爾帶綾子出來走動一下」的話,做夢也想不到後來會造成意外的結果……..

     

     

    ——————————————————————————–第一章 危險的徵兆

     

    二十八歲….但還有相當的魅力……..。

    綾子站在洗臉台的鏡子前,看著自己的裸體,心裡如是想。

    確實在她身的身上沒有一點贅肉,即使扣掉偏心的眼光,仍然可以說是有美妙的身材,不像有一個上幼稚園的兒子的母親。

    大小適中的乳房,形狀佼好。即使乳頭也仍然有成熟的色澤,向上挺出,表示現在正是可吃的時候。

    還有細細的柳腰,向下擴大的臀部,雖然生產後大了一些,但仍末損及身材,反而比過去更性感。即使綾子自己看了也會陶醉。還有在下腹部,有顯示成熟女人深厚官能的豔容。

    就這樣像檢查自己的裸體的綾子,突然產生淫猥的氣氛,身體的深處出現甜美火熱的搔癢感,從鼠蹊部傳到大腿根內側。

    綾子想這也難怪。這樣成熟的肉體,已被閒置二、三個月了。

    在這種情形下,即使是丈夫的性行為不完全了,也會感到迫切的需要。

    可是,經營廣告代理商的丈夫,不但是工作狂,而且認為為工作可以犧牲家庭。就是這一天晚上也一定到後半夜才會回來。

    進入浴室淋浴時,綾子已經對打在乳房或屁股、大腿上的水珠產生刺激。

    站在浴缸裡,靠在牆上,採取一隻腳踩在浴缸邊緣的大膽姿勢,手指伸到陰毛下,把陰唇分開。用淋浴的篷頭對正那裡。

    水滴打在肉縫上….敏感的陰核、腔口,像遭受到愛撫。

    「啊….啊……..」

    從身體裡湧出的快感,使綾子忍不住發出哼聲。膝蓋不由得顫抖,漣漪般的甜美搔癢感,從子宮深處傳到後背……..。

    「唔……..」

    高潮感使綾子忍不住扭動腰肢,很快就洩了。

    在傭懶感的餘韻中淋浴後,把香皂塗在全身時,不由得回想一星期前和杏子發生的意外事件。

    — 在面對青山街的咖啡廳,綾子和杏子、美鈴會面過後一個月。

    這一天,綾子到銀座購物,順便去位於赤阪的杏子公寓。

    已是星期天下午二時,但杏子好像前不久還在床上,身上穿著睡衣。

    「對不起,突然來打擾……..」

    「沒關係。妳又不是我需要特別招呼的客人……..」

    「妳昨天晚上是不是回來得很晚呢?」

    「差不多。經常都是如此。」

    「很累吧。」

    「是啊,和妳不一樣,沒有人供我吃喝的。」

    在客廳和廚房兩個地方談話時,杏子泡好咖啡回到客廳。

    「不過妳那樣也有輕鬆的一面……..」

    「我聽美鈴說了,原來綾子是灰姑娘夫人。」

    聽到杏子如是說,綾子只好苦笑。

    從上一次見面後,美鈴有幾次帶她去夜遊。也去酒吧或狄斯可玩樂。但和單身的美鈴不同,綾子畢竟是有丈夫的人,所以規定自己最晚也要十二點回家。

    這件事使美鈴揶揄她:

    「簡直是灰姑娘。可是妳已結婚了,應該說是灰姑娘夫人吧。怎麼樣?夜遊好玩嗎?」

    聽杏子如是問,綾子喝一口咖啡,說:

    「還好,好像能調劑一下生活……..」

    「可是,綾子,上一次和美鈴一起見面時,妳是不是還有其他事情想說呢?我不是說生活無聊,而是有更大的苦惱……..」

    「苦惱嗎?」

    「直截了當的說,就是性的問題。」

    綾子對杏子的敏銳第六感很是驚訝。

    「看樣子我說對了。」

    「為什麼……..?」

    「我看得出來。不是為夫妻吵架,也不是老公有外遇,又難以開口的話,應該只有這件事了。」

    「……..」

    「妳太見外了吧….連我也不能說嗎?」

    綾子不知如何回答。此時,杏子來到坐在沙發上的綾子身邊,把手放在綾子肩上,溫柔地催促道:

    「一個人苦惱也不是辦法。還是說出來吧。」

    綾子還是猶豫不決。

    綾子的丈夫立花和杏子也不是完全沒有關聯。說起來立花本來是杏子俱樂部的客人,在一次派對經由杏子介紹,成為兩人結婚的契機。

    當時立花對綾子是一見鍾情,經由杏子表達其意,然後就是立花的強迫性約會和求婚。綾子好像被迫不得不結婚了。

    想到杏子必能了解男女之間的事….於是綾子將難以啟口的事說出來。

    約從一年前,綾子和丈夫力性生活一直保持二、三個月有一次的狀態,當然結婚之初是不同。丈夫要求綾子時,唯有前戲是驚人的仔細,幾乎是舔遍綾子全 身的那樣熱情。

    但自從幾乎沒有向綾子做性要求後,前戲也開始馬虎,而且在性行為當中,綾子發覺丈夫根本沒有興趣。甚至於性行為做到一半,丈夫的陰莖已萎縮。

    綾子產生強烈的屈辱與不滿,但對道歉的丈夫也不能發洩出來。

    就在這種情形下,有一次丈夫對綾子提出很奇妙的事,要求綾子毫不客氣的辱罵,用腳踩萎縮的陰莖。

    綾子感到驚訝,同時看到丈夫的卑劣表情,讓她產生厭惡感,無法答應他的要求。

    「原來如此。他當時一定是想要綾子虐待他。」

    杏子聽到綾子的話,露出同情的表情繼續說:

    「也許還不能確定是被虐待狂,但這世界上確實有那種男人。」

    丈夫是被虐待狂!

    綾子本身也有這樣的疑惑,可是不願承認,現在連杏子也這麼認為,就不能不承認這件事了。

    於此之際,杏子在綾子的耳邊悄悄說:

    「說起來,讓這樣有魅力的妻子變成欲求不滿,妳丈夫也真是個罪人。」

    「杏子……..」

    綾子既驚訝又狼狽。杏子拿起她的手,用手指摩擦綾子的手指根部,同時另一隻手撫摸從迷你裙露出來的大腿。

    「女人和女人也有辦法解決欲求不滿的。」

    有意的在慌張的綾子大腿上向上撫摸,杏子露出詭異的微笑。

    「跟我來吧!」

    「可是……..」

    綾子猶豫時,杏子的手指放在綾子的嘴唇上,表示要她不要說話。然後用妖艷的眼神看著嘴唇,用手指撫摸。再用雙手捧起臉頰,輕輕把嘴唇壓上來。

    不知何故,綾子無法拒絕。而且,柔軟的嘴唇互碰的剎那,全身瞬即火熱,產生和異性接吻全然不同的興奮感。當杏子的舌頭伸入時,好傢受引誘似地也用舌頭纏繞。

    兩人的舌頭瘋狂的互纏,杏子的手溫柔的揉搓綾子的乳房。綾子不由得發出甜美的鼻音,在杏子的引導下也撫摸杏子的乳房……。

    當嘴唇離開時,綾子羞得擡不起頭。

    「我們一起去淋浴好不好?」

    杏子輕聲說:

    「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一起洗澡了。」

    聽到杏子的開朗聲,綾子才敢擡起頭。

    「自從學生時代和美鈴三人一塊旅行後就……..」

    「是啊……已經是很久的事了,真想看一看變成妻子的綾子的裸體。」

    「杏子,真討厭。」

    兩人相視而笑。

    在杏子催促下,綾子從沙發上站起來。看到春天的陽光照射在陽台上的情景,和剛才產生厭惡感相反,有了興奮之心情,覺得身體開始發熱,隨杏子身後走進浴室。

    兩人脫光衣服後,杏子凝視綾子的身體說..

    「妳的身體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而且更性感。同性的我看了都喜歡,恨不得咬一口。」

    「討厭,不要一直盯著我看。杏子,妳的身材也和學生時代一樣,一點也沒變。」

    她們彼此讚美的話,並不是奉承,兩個人確實擁有佼好的身材,和幾乎透明

    的白皙肌膚。如果說有差異,不過是綾子的臀部比杏子豐滿了。

    「己經脫光了,就不要難為情了好不好?」

    看到杏子的臉上出現開朗的笑容,綾子也就順從的點頭。

    杏子打開淋浴的開關,熱水像張開的傘,淋在赤裸的兩個女人身上。

    綾子又被杏子擁抱親吻。綾子任由杏子擺弄,閉上眼睛時,不知為何,好像

    看到美麗的陽光。

    身體如置身夢中,綾子也主動的將舌頭伸入杏子的嘴內,心裡還希望這樣的

    美夢永遠不要醒過來。

    柔滑的肌膚互相吸引,緊緊貼在一起。熱水淋在火熱的身上,十分舒暢。杏

    子在綾子的脖子、耳垂上輕吻,並讓綾子轉過身去,從後面擁抱。

    「這樣光滑….真是……..」

    從後面用雙手捧起乳房,在綾子耳邊輕聲細語。

    在耳朵上感受到杏子的火熱呼吸,和柔舌的愛撫。當乳房受到揉搓時,體內 的骨頭幾乎要溶化,綾子的呼吸開始急促。

    在後背感受到杏子的乳房密接,屁股感受到陰毛的刺激,產生異常興奮,頭昏眼花,只能勉強站穩。

    於此之際….杏子的手移動到綾子的下腹部,輕撫陰毛,手指滑入神秘的肉縫內。

    綾子忍不住使身體後仰,電流般的快感使身體顫抖。杏子的手指在花瓣間撫摸,找到最敏感的陰核,在那裡巧妙地畫圓圈愛撫。

    「唔….不要……..」

    「綾子,看妳已這樣溢出來了……..」

    「不要說了……..」

    綾子的聲音有些沙啞,很難過似地用雙手壓住胯下的杏子的手。如果讓她這樣繼續愛撫的話,可能真的無法站穩了。

    「好像積壓不少欲求不滿。」

    「因為……..」

    「不要說了,把一切交給我吧。」

    杏子笑著想把香皂塗在綾子身上,但綾子還是自己把香皂抹在自己身上,杏子也只好讓她自己洗了。

    用淋浴沖洗身上的泡沫後,杏子將淋浴沖在綾子身上。然後神秘兮兮的說:

    「淋浴是很美妙的。」

    同時把雙腿分開,讓水沖到胯下。

    「啊….唔……..」

    在浴室裡響起亢奮的哼聲,杏子仰起的臉上露出苦悶的表情。

    「綾子,我也給妳弄。」

    綾子還在猶豫時,篷頭已來到她的胯下。

    熱水打在肉縫和花瓣上,湧出甜美的搔癢感。

    「不….不要啦……..」

    綾子發出顫抖聲音,像摔倒般蹲下去。

    「妳真敏感,難怪會欲求不滿。」

    杏子笑著抱起綾子。

    「現在我們兩個女人到床上好好享受吧。」

    杏子的唇貼在綾子的耳朵上訴說,然後輕咬綾子的耳垂。

    「啊……..」

    綾子的身體猛然顫抖一下,不由得抱緊杏子……..。

    穿上浴袍,走出浴室的綾子,就坐在化�台前開始化�。

    在淋浴前….今晚也準時在七點半丈夫打來電話。

    每一次都是兒子祐介接聽電話。祐介把這一天在幼稚園發生的事情向父親報告後道晚安,然後睡覺已成為一種慣例。

    丈夫每天在固定的時間打來電話,是因為想聽獨生子的聲音,並不是找綾子談事情。

    丈夫對綾子的關心是自從祐介出生後明顯的不同了。並不是漠不關心,但已經是次要的感覺,如果解釋為喜歡孩子,也許無話可說,但綾子還是無法釋懷。

    綾子認為孩子是孩子,夫妻有夫妻的關懷方式。

    取代祐介接聽電話時,丈夫還繼續談兒子的話題。

    「聽說祐介賽跑比賽得冠軍。」

    「大概是吧。」

    「我的運動神經不行,大概是妳的血統吧。」

    「是嗎……..」

    「不管什麼,得到第一名是好事。」

    喜歡孩子的丈夫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你今天晚上是……..」

    「哦,今天晚上和客戶有約,然後可能還要應酬,大概會很晚吧。」

    「是嗎……..」

    「這是為工作,沒有辦法的,這個禮拜天晚上我還是會想辦法,不能讓祐介說我是騙子。好吧……..」

    丈夫說完就掛斷電話。

    這一次的星期天,決定全家去狄斯耐樂園。過去好幾次都因為丈夫工作的關係,沒有實現。

    祐介固然重要,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手拿電話筒的綾子,產生不滿感。

    為工作當然無可厚非,也不想為此發牢騷。至少還有這樣的認識,可是也不能只想到祐介,應該考慮到妻子的心情,多多體諒妻子也是應該的。

    一面化�,一面想著丈夫打來的電話的綾子,又想起數日前和杏子的情景。

    仰臥在床上的綾子,雙手放在胸前,一隻腿緊壓在另一隻腿上彎曲,掩飾下腹部。

    「一切讓找來吧……..」

    杏子輕聲說過後,把身體壓上來。兩人都是赤裸的,輕輕接吻後把舌頭伸入綾子的嘴內。

    對女人和女人的接吻,綾子已經沒有任何排斥感。不僅如此,還產生神秘的倒錯感,興奮得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最初是彼此用舌頭互探對方的吻。但逐漸變熱烈,不久後變成貪婪的狂熱深吻。

    然後杏子採取四肢著地的姿勢,這樣騎跨在綾子身上。

    乳頭和乳頭相互摩擦時,扭動上身讓彼此的乳頭微妙發生摩擦。

    「啊……..」

    一種難耐的搔癢感,使綾子忍不住發出哼聲,挺起胸部。

    那是比男人的任何愛撫更溫柔、更細膩。互相摩擦的乳頭很快便勃起,隨著產生火燒般的強烈搔癢感。

    ” 啊….還要……..”

    綾子忍不住挺起胸部的同時、心裡吶喊著。

    杏子似乎已看出這種情形,使乳房與乳房更貼緊,上身繼續搖動。

    被勾引起強烈性感,綾子的呼吸開始急促。

    此時,杏子用舌頭在乳頭上由上向下舔。

    「噢……..」

    綾子的身體突然彈跳一下。杏子的舌頭圍著勃起的乳頭舔。手指以同樣的動作捏弄另一個乳頭。

    「啊….啊……..」

    綾子的頭向後仰。杏子更交互的把乳頭含在口中吸吭,或用舌尖撥弄。此時的綾子,不由得扭動下半身。呼吸也感到困難的樣子。

    杏子的身體逐漸向下移動。好像用雙手和嘴唇在綾子的曲線上撫摸……」。

    綾子此時當然也發覺她的企圖。本來就感到苦悶的裸體,好像點燃烈火。

    不要….來到嘴邊的話又吞回去。

    杏子的臉貼在綾子的下腹部上。

    不要….這一次還是沒有說出來。心想的和身體的需求完全相反。

    綾子的雙手抓緊床單,閉著眼睛轉過臉去。

    吱嚕….杏子的舌頭滑入花瓣之間。

    綾子的身體顫抖。

    上半身向後仰的同時,開始喘氣。

    杏子的舌頭找到陰核,以似接觸非接觸的感覺,溫柔的舔過去,有時又輕輕的彈一下。

    綾子的身體已挺成拱形,無法再忍受強烈快感,發出啜泣般的哼聲,下半身也像波浪般起伏。

    杏子並末強迫綾子把雙腿分開,等待綾子主動分開……..。

    此時,在大腿根產生的甜美感不斷擴散,綾子也產生想分開雙腿的衝動。

    所以當杏子的手摸到雙腿時,綾子便大膽的主動分開自己的雙腿。

    杏子的舌頭不停地活動,逐漸變成攻擊態勢。

    因為是同性之故,能完全理解女人的性感或敏感帶。刺激時有強弱的變化、舌頭微妙的在陰核上下左右或舔或彈,或在陰核上轉動。

    這樣經過一段急躁時間,舌頭開始在陰核上用力摩擦時,綾子幾乎要洩出來。

    此時的綾子,經過一陣痙攣,性感達到極點般的啜泣著,同時迎接性高潮。

    「妳洩出來了吧?」

    杏子問著,同時改變身體的方向,形成六九式。杏子的神秘部分,完全呈現在綾子的臉上。

    微微綻放的花瓣間,露出鮮紅色的肉縫,以及紅褐色的花瓣也完全濕濡。

    杏子又在綾子的肉縫上舔。已經燃燒過一次的身體,再度點燃火焰。綾子像受到引誘,也伸出舌頭在杏子的肉洞上舔。

    「啊….又……..」

    綾子啜泣著,仰起上身顫抖時,杏子便停止使用舌頭。胯下壓在緩子的香唇上,要求使用舌頭。

    綾子也不顧一切的伸出舌頭舔肉縫。

    「啊….綾子….太好了……..」

    杏子忍耐不住似地又用舌頭舔綾子的陰唇。

    在如此的口交中,總是綾子先洩出來。

    經過數次這種情形,杏子才發出哼聲,第一次達到性高潮。在此之前,綾子不知已洩了多少次……..。

    杏子擡起身體,低頭笑著看仍在餘韻中,身體尚在抽搐的綾子。

    「怎麼樣?多少得到一點滿足了嗎?可是,女人和女人是不會有結束的。」

    杏子露出興奮的艷容,用手指從綾子的胸部到下腹部輕輕撫摸,到達濕淋淋的肉洞口時,手指第一次插進去。

    「唔……..」

    強烈的快感傳遍綾子的肉體。

    杏子的手指在火熱、有搔癢感的肉洞內轉動。綾子的呼吸急促,不禁發出嗚咽聲。杏子的指尖在子宮口上摩擦。引起強烈的性感,綾子也忍不住淫蕩的扭動屁股。

    「舒服嗎?」

    「好….好….啊……..」

    在那裡….還要用力….被杏子一根手指玩弄不斷扭動屁股的綾子,很快又達到性感的頂點。

    「不行啦….要洩….洩了……..」

    發出顫抖的啜泣聲,全身隨之痙攣。

    杏子發出嘻嘻笑聲。

    「還在蠕動哪。」

    杏子的手指仍在綾子的肉洞內。

    「唔….不要啦……..」

    從充滿羞恥感的綾子下體拔出手指後,杏子分開自己的花瓣給綾子看。

    「怎麼樣?我的陰核很不錯吧。」

    在此之前,綾子根本沒有從容的心去看,現在看了大吃一驚。勃起的陰核,一如杏子所言,達到小指的第一關節大小。

    杏子分開綾子的雙腿,讓兩人的性器密接。就這樣旋轉屁股摩擦。杏子的陰核和綾子的陰核摩擦,產生麻痺般的快感。

    兩個人互相擁抱,彼此摩擦陰核,就這樣不知幾次的達到高潮。

    在無止境的同性戀後,疲倦的併排躺在床上時,透過蕾絲窗簾射進臥室內的陽光已快要消失。

    「綾子,妳的身體比我想像的更好色。」

    「怎麼可以說我好色……..」

    「妳是不是覺得還是男人的好?」

    「杏子,妳自己認為呢?」

    「我嘛….還是覺得男人比較好。」

    「噢….不過沒有想到杏子還有同性戀的嗜好。」

    「我沒有這種嗜好。只是想誘惑一下欲求不滿的有夫之婦而已。」

    「真是的….我還以為妳有經驗……..」

    用仍在興奮中的表情瞪一眼杏子。此時,杏子嗤嗤笑著,轉過身去,從床頭櫃拿出一支煙,用打火機點燃。然後轉過來看著綾子說:

    「妳想不想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玩一玩呢?」

    「妳說什麼?」

    因為太唐突,又是意外的話,綾子覺得驚訝。

    「要我紅杏出牆嗎?」

    「不願意嗎?」

    「可是……..」

    「我這樣說,綾子一定會說做不到。可是就這樣丈夫不能使妳滿足,也不在乎嗎?一直在欲求不滿的情形下生活也可以嗎?」

    「這……..」

    連續的問題使綾子無法回答。

    「如果妳有這個意思,關於男人就交給我吧。我會介紹給妳不會有後遺症的男人,放心吧。」

    杏子露出神秘的笑容,用手指在仍舊沈緬於餘韻中的堅強乳頭上彈一下。

    「啊……..」

    綾子哼一聲,又仰起上身,從乳頭產生的甜美快感,如電流般傳到陰核上,不由得夾緊大腿。

    化�完畢後,綾子開始準備外出。

    唯有這一次決定穿特別性感內衣。

    黑色的半碗型乳罩,和同色的比基尼三角褲,兩者都是有刺繡的華麗絲織品。尤其三角褲的設計,是平時不會穿的近似蝴蝶型的三角褲。

    然後穿上黑色長褲,用束腰的吊褲帶扣住。

    穿這種內衣的樣子,連丈夫也沒有看過。從這樣的穿著能感受到瞞著丈夫和兒子去夜遊的刺激。不管會不會有外遇,也對秘密的冒險產生期待感。

    洋裝是能顯示身體曲線的性感剪裁。上面穿一件短大衣,然後悄悄打開祐介的房門,可能是白天玩累了,已熟睡。

    在玄關穿鞋時,突然想起美鈴曾說的〝灰姑娘夫人〞這句話。今天晚上綾子和美鈴在一家酒廊見面。

    美鈴先來到酒廊。看到綾子後舉手示意。

    綾子來到美鈴面前感到困惑。以前和美鈴見面時,都是她一個人來的,但這一次美鈴有同伴,是一眼便可看出與她同業的年輕打扮的中年男子。

    「沒關係。」美鈴羞赧的說:

    「她是綾子,這位是北村先生,是我們的導播。」

    美鈴為綾子和北村介紹。

    從美鈴的表情,綾子立刻知道他們兩人不是普通的關係。

    綾子和他們並排坐在長腳椅上。

    「我們剛還談到妳。」

    美鈴看一看北村說。

    美鈴和北村都喝雞尾酒,也要了同樣的酒。

    「反正美鈴不會說我的好話吧。」

    綾子向美鈴瞪一眼。

    「喲….這是說妳自己也有這種想法囉。」

    「這個….你要猜猜看……..」

    北村很快就介入兩個女人的談話。

    「聽說綾子小姐從學生時代就很受男性的歡迎。」

    「可是那時候的綾子,奇怪的很,好像不把任何男人看在眼裡。當然我不知道她心裡想什麼……..」

    聽到美鈴如是說,北村問道:

    「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是說,實際上她並不討厭男人。很快就結婚是最好的証明吧。」

    「原來如此。不過,有一半好像是妳的嫉妒吧。」

    「什麼嫉妒….太過分了……..」

    美鈴發出高八度的音階瞪視北村。

    「不過……..」

    北村在露出笑容的綾子身上,評價般的打量著說:

    「把這樣有魅力的太太變成〝灰姑娘夫人〞,真不了解妳先生是什麼意思。」

    發覺連這種事都談到,綾子有點不高興。

    「到手的東西就失去美味,男人可能都如此吧。」

    美鈴看著北村說。好像對他剛才那句話報一箭之仇……..。

    「好像情況不妙了。」

    北村苦笑,從高腳椅下來,好像三十六計逃為上策似地離開座位,可能是去廁所吧。

    「妳真不簡單哩。」

    聽綾子這麼說,美鈴做出神秘的一笑,舉起酒杯,似乎在說妳看出來了嗎?

    「妳覺得他如何?」

    「給人的感覺很不錯呀。」

    綾子心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還是讚美好友的情人。美鈴一定也希望這樣的回答。

    「單身嗎?」

    「有妻子和兩個孩子….就是這樣的關係。」

    如此說來,就能了解美鈴和北村剛才對話的意思了。

    「可是妳對他是認真的嗎?」

    「還很難說….一半是順其自然,另一半我自己也不清楚。」

    美鈴像自我嘲笑的發出笑聲。綾子覺得她是虛張聲勢,很可能美鈴比有妻室的北村更認真。

    此時,綾子看到北村從廁所回來,就識相的對美鈴說:

    「我是沒有關係的……..」

    「對不起,下一次一定彌補。」

    美鈴道歉時,也無法掩飾臉上的喜悅,挽起北村的手,又說一聲對不起就和北村一起離開酒廊。

    變成一個人的綾子突然覺得不安,而且一個女人在這種地方喝酒也不像話。

    如果同往常一樣和美鈴在一起,也就不會在意,適當的應付過來寒喧的男人,而且對方的形象若在她的允許範圍內,還會想到這個人有什麼樣的性愛動作,在幻想中享受冒險的快感。

    雖然只是幻想,能有這樣大膽的幻想,若是以前的綾子,絕對不會有。

    女人到了二十八歲會自然變成這樣,還是因為丈夫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從祐介出生後,很顯然的,綾子的性欲品質有了變化。簡單地說,就是變貪婪了。

    想要獲得更大快感的性愛……..

    偶爾產生使綾子本人感到困惑的情欲也不足為奇。可能是從丈夫身上得不到滿足所致吧。

    綾子想著今晚就這樣回去吧。不過,由於美鈴和北村的關係,使她也有奇妙的興奮感。

    美鈴和北村大概就這樣直接去旅館了。想到這兒,再加上酒意,覺得體內火熱。

    於此之際,感到有視線。

    這個視線是來自坐在美鈴和北村兩個高腳椅上距離的男人。

    年齡約莫三十來歲,髮型和西裝都很整齊,沒有顯著個性的面貌,是一流企業上班族較多的典型。

    只是看一眼綾子就做這樣的判斷後,綾子決定不理他。因為不喜歡這類型的男人。

    於此之際,酒保把綾子面前幾乎是空的酒杯拿下去。沒有要酒就送上來一杯同樣的酒,說:

    「是那位客人送的。」

    覺得意外,向那個男人望去時,男人笑著舉起啤酒杯,向綾子做出乾杯的動作。

    接受乾杯的話,又覺得自己太輕浮,完全不理睬又顯得小家子氣。

    綾子在困惑中,只是微微點頭,而且大力的表示接受。

    這時候,那個男人根據綾子的這種反應,來到綾子的身邊。

    「我可以和你一起喝酒嗎?」

    和大膽的動作相反,用很客氣的口吻說話。

    他這種搭訕方式,並沒有引起綾子的好感。不理會坐在旁邊的男人時,大概聽到和美鈴的談話,又對綾子說:

    「妳是綾子小姐吧。我叫三田村。」

    綾子向這個男人瞄一眼,意思是那又如何呢?

    「” 灰姑娘夫人” 是很羅曼蒂克的說法哪!」

    「羅曼蒂克……..」

    這是綾子第一次開口說話。

    「是。這還是我頭一次聽說。不過,從灰姑娘的故事猜想,去參加舞會或夜遊的有夫之婦,回家的時間受到限制,到某一個時間就必須趕回家,是不是這個意思呢?」

    「為什麼這樣就算羅曼蒂克呢?」

    「在有限的時間內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妳不認為這裡就有羅曼蒂克存在嗎?」

    綾子覺得他的說法太勉強。

    「也許吧。會發生現在這種事….但算得上是羅曼克嗎?」

    「羅曼蒂克是剛開始的。」

    綾子的諷刺口吻似乎對這名男子不發生作用。綾子不由得產生反感,反而想向這個男人挑戰。

    「那麼我要請教你,在這以後會有什麼樣的羅曼蒂克呢?」

    「這個就交給我吧,絕對不會讓妳感到無聊。」

    「妳好像很有信心,可是在床上還是有很無聊的男人。」

    綾子多少有些酒意,說出連自己都訝異的話。

    「這個請妳放心。我想一定能讓妳獲得從末有過的經驗。」

    綾子感到躊躇。

    此時,男人看綾子的眼神裡有著先前沒有的光彩。那種兇悍的感覺,使綾子聯想到男人在性愛的極點露出的光芒。

    實際上,綾子並沒有看過男人那種眼光。

    但不知為何,會有這樣的聯想。當有這樣的想法時,腦海裡出現美鈴和北村在床上做愛的情景,覺得身體飄飄欲仙,全身火熱。下體的搔癢感,使綾子本人也感到迷惑。

     
     
    上一篇:小姨被我誘姦 下一篇:迷姦並把精子射在了體內
     
     

    猜你喜欢

      淫乱的肉体诊疗
      和小姨子的秘密
      終生性奴隸
      女兵花叢多性福
      仙女校花被猥亵司机干的欲仙欲死
      特別的鬧洞房
      大學二年級-表姊來玩
      美容師的激情
      酒後偷偷幹了風騷的女秘書
      超正的淫兽老师
      母親的三個男人
      廁所裡的癡漢
      我的表姊產乳中
      上一個老師級全套服務妞的經歷
      玲,你已睡了?
      我去了兒子的婚前夜派對
      性愛少年
      淫暴的暑假五天四夜
      愛用震動器的媽媽
      女醫生居然讓我射精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