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广告
  • 文章阅读

     

    老闆娘送貨

     
     

    发布日期: 2018-07-18

     
     

    國中剛畢業正等待著聯考的到來,覺得日子過的很無聊便在洗衣店打工,幫忙對外收送衣物,這雖然是個不起眼的工作,但卻是我一連串的性生活的開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一天下班前,老板娘──杜姐(杜婉玲),忽然叫住了我交代說:「志杰,這些是仁愛路上宋太太家的衣服,你先帶回家去,明天一早你先送過去,再來上班,記得將她們換洗的衣物一起收回來。」「哦!好!我記住了。」拿起宋太太家的衣物,便騎著機車回家。

    一大早到達宋太太家,按了門鈴,宋太太前來開門,可能是剛起床的緣故,宋太太還穿著睡衣,絲質的睡衣襯托出這位四十歲的成熟肉體,胸前的兩粒巨大奶頭更是明顯的浮現出來。「宋媽媽,您早!」「志杰你早,來拿衣服啊!」「是的!宋媽媽,還有將洗好的衣服給妳送來。」

    開了門讓我進屋,我將洗好的衣服交給宋媽媽,然而宋媽媽卻沒將換洗的衣物交給我,只見宋媽媽一臉歉意的對我說衣物還在浴室里,還沒來的及收拾,我便開口說:「那我自己去拿吧!」宋媽媽便說:「那就麻煩你了。」也轉身上樓去換衣服準備上班,我到浴室里看見一堆衣物在換洗籃里,便動手拿取裝入換洗袋中,順便算算有幾件衣服,宋媽媽的丶宋先生還有宋芝芝與宋芝華的,到了籃底時映入眼中的是宋媽媽與芝芝丶芝華的奶罩與內褲,可見得宋媽媽有整理過只是還沒裝入換洗袋中,宋媽媽的是一套黑色滾蕾絲的性感內衣褲,而芝芝則是一套水藍色的俏麗型內衣褲,而芝華的則是一套粉紅色的學生型內衣褲,芝芝與芝華的內褲底部都有著白白黏黏的透明液體,而芝芝的內褲上的液體卻是又多又黏,更夾雜著幾根卷曲的,

    看了這個畫面性欲無形中燃燒了起來,褲底下的陽具也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小心的取下芝芝內褲的***用衛生紙包好放入口袋里,看著三角褲底的黏液,性欲慢慢的高昂了起來,一股莫名的念頭讓我伸出了舌頭舔起宋芝芝三角褲上的黏液,有點腥味與酸酸的味道。忽然間一樣東西從衣物中掉了下來,一看竟是一個使用過的衛生棉條,撿起一看,可能是生理期接近結束,只沾上一點點的月經,我見了連忙將它丟進馬桶旁的垃圾桶里,由于陽具實在漲的難受,我便拉下拉鏈掏出漲的紫紅的***,將宋芝芝內褲上的體液塗在我的龜頭上,更用三角褲的底部包住龜頭,上下套弄了起來,心里幻想著剛剛宋媽媽睡衣里面美麗的乳房與迷人的小穴,另將芝華的三角褲放在臉上,嗅著內褲上的液體所泛出與芝芝不同的的氣味,由于內褲與龜頭的磨擦快感,使馬眼流出了透明的淫水與宋芝芝內褲上的體液混成一片,

    正當渾然忘我之際,浴室的門被推開了,只見宋媽媽身著一身深黑色的外套白色上衣與一件黑色的窄裙,黑色的絲襪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站在浴室門口一臉驚訝的看著我的動作,而我卻六神無主的不知該如而是好,正當進退兩難之際,聽見了高跟鞋的聲音從樓上下來,宋媽媽趕緊進入浴室並關上了門,只聽見芝芝的聲音說:「媽!我去上班了哦!」宋媽媽連忙回答說:「好的,路上小心哦!」

    此刻的我急忙將龜頭上的內褲拿下,但宋媽媽卻剛好回頭當然也看見了我的大龜頭與陽具(十八公分長度.直徑有十二公分粗),而在我急忙準備穿上褲子時,宋媽媽伸手抓住我的陽具令我不敢亂動,只見宋媽媽蹲下來張開塗滿紅色口紅的雙唇張口便含住了我的龜頭,溫暖濕潤的口腔緊緊的吸吮著丶套弄著陽具,舌尖輕刮著龜頭邊緣的菱肉更讓陽具漲到了極限,當我低頭往下看時只見陽具在宋媽媽的兩片桃紅色紅唇中進出套弄,時快時慢的好舒服丶好爽丶好癢。宋媽媽的口技雖不是很好,但年輕的我卻非常的受用,偶爾她會用她的銀齒輕咬龜頭的菱肉,或將睾丸吸入口中用舌尖攪動,更讓我的性欲升到最高點,

    我顧不得一切兩手抱住宋媽媽的頭就此抽送了起來,剛開始只有半根陽具的插入,到后來幾乎想把整根陽具送入宋媽媽的喉嚨中才過瘾,由于陽具太長了宋媽媽自知喉嚨會受不了,就用手抓住了陽具的底部這樣一來只能有三分之二的陽具在宋媽媽的口中進出,大約抽插了十分鍾,龜頭傳來一陣酥癢的訊息,我不自主的說:「宋媽媽……啊……好舒服……啊……舒服……唔……我好像要射出來了……啊……」「沒關系……唔……志杰,你不要忍耐。你是第一次吧,射出來吧……嗯……嗯……把你的童子精射在……射在……宋媽媽的嘴里吧!」

    只見宋媽媽更使勁的用雙唇套弄著陽具,並且弄的更深,我便將陽具往前一挺龜頭抵住宋媽媽的喉嚨,射出了又濃又熱的精液,由于射出的量很多宋媽媽把我的陽具稍微退出一點,等我射精完,宋媽媽才吐出我的陽具,她擡頭看著我,微笑的張開口,我看見滿口的精液在宋媽媽性感的口腔里,宋媽媽用舌頭攪了攪精液,一口吞了下去,還開口讓我看一看口中以無半滴精液,並說:「宋媽媽我有十幾年沒有吃過精液了,這是你是第一次嗎?」我點點頭:「我是第一次跟女人接觸,平常時我都是用手淫的方式,讓自己射精的。」宋媽媽露出微笑,毫不猶豫的再把微軟的***含入嘴里。

    「哇!不行的……好癢……」手淫后自己摸***都感到很癢,在宋媽媽的嘴里還有舌頭的攪動就更受不了。我扭動身體,想減輕陽具麻癢的感覺。可是很奇怪的,沒多久就不再癢了,還慢慢的變成快感,射精后萎縮的***,在宋媽媽嘴里又漲大起來。

    「果然年輕人就是不同,又硬起來了。」宋媽媽說道。只時的我心情又開始興奮了起來,我一把拉起宋媽媽抱住她就吻了起來,雖然宋媽媽的口中還留有精液的味道但這一吻卻足足有三分鍾的時間,當然我的手也深入宋媽媽的乳罩內撫摸著白皙柔軟的乳房,淡褐色的乳頭,當然一根巨大的陽具也硬梆梆的頂向宋媽媽的下體。

    我猴急的要求說:「宋媽媽我想……我想……要……」「嗯!是不是想干宋媽媽的騷穴,對嗎!」宋媽媽說道。「對,我想干宋媽媽的小穴,我的雞巴好漲好癢。」宋媽媽連忙說:「志杰,以后私底下不要叫我宋媽媽,叫我宋姐,***時叫我小騷屄或小浪穴都可以,知道嗎!宋姐可以脫光衣服讓你摸丶讓你親丶但是今天不能讓你干,因爲宋姐的月經還沒完,要到沒有月經才可以給你插知道嗎,先忍忍好嗎!」「那怎麽辦呢!我真的好難受,陽具漲的好難受。」

    宋姐微笑的說道:「剛剛才在我嘴里射出來一次,現在看你的大雞巴好粗又好硬,你還真是個大色狼,想必你一定漲的很難過吧,宋姐真是不忍心,好吧!如果你不怕月經會髒的話,你等會!我先把衛生棉條拿出來,再讓你插穴好嗎。」我點點頭,宋姐脫下左腳的高跟鞋丶絲襪和三角褲,將腳舉起踩在浴缸邊綠,露出長滿濃密***的下體,我蹲下來兩眼盯著宋姐陰戶,只差沒把頭伸進陰道里。宋姐見狀連忙撥開濃密的***,更用手指撥開大陰唇讓我看著她的陰穴,灰褐色的大陰唇里卻包藏著粉紅色的陰肉,真的好美!好美!看的我口水差點流了出來,吞了吞差點流出的口水,繼續盯著宋姐的下體看。宋姐說:「想舔舔小騷穴嗎!」我說:「嗯!想!好想!」。

    「現在可以讓你舔,但等會衛生棉條拿出來就不能舔了哦!因爲月經會弄髒你的,來吧!來舔我小穴!」「嗯!我會聽妳話的宋姐。」我伸出舌頭往宋姐撥開的陰肉舔去,感覺到陰道口有一根小細繩,我知道那是衛生棉條的,舌尖慢慢的往前舔去,兩片大陰唇順勢分開,擡眼望宋姐兩眼微閉,一手拉住裙子,另一手則抓著乳房揉著奶頭,十分陶醉的模樣,我也沒有停的舔著宋姐的陰道口,用舌尖使勁的往里鑽往里舔,再慢慢的往陰蒂舔去,只見宋姐的腿微微的顫抖著,我便用舌尖在宋姐陰蒂四周劃起圓圈來了,由于陰蒂是女人體外最敏感的性器官,在其周圍撫弄反而會使陰蒂更加的騷癢難耐,

    宋姐只得開口道:「大雞巴弟弟……人家的陰蒂好癢……快……快……幫姐姐舔……舔陰蒂吧!」「我突然一口含住整個陰蒂,舌尖更像一只猛蛇般的舔弄著整粒的陰蒂,這一來宋姐的腿居然軟了下來,口中念著:「我不行了!我要泄出來了!」腳便軟了下來,由于棉條塞住的關系,陰精並沒有流出來,反而整個陰戶都塗滿了我的口水。我連忙抱住宋姐問:「家里還有人在家嗎?」宋姐搖搖頭說:「我老公一早上班去了,芝華和芝芝也都上班丶上學出門了。」

    抱起宋姐打開浴室門就往二樓走去,依宋姐的指示進入宋姐的房里將宋姐放在床上,用最快的速度將宋姐身上的衣物脫個精光,一絲不挂的肉體立刻呈現在眼前,豐滿的雙乳,兩粒碩大的奶頭,真是令人興奮到了極點,只見宋姐張開雙腿露出整個的陰戶:「來,志杰,快來干我!來干我!干我!我的小穴需要志杰的大雞巴來插死它,快……快干死它。」

    我便將整個人壓在宋姐的身上,感受著宋姐身上的體溫與乳房接觸的柔軟感,當然陽具還是硬擠在宋姐的陰道口,就快破門而入了。「好弟弟……別再磨了……小穴癢死啦……快……快把大肉棒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給我插穴……你快嘛……快將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干死我!」宋姐完全忘了衛生棉條還沒有拿出來,我連忙對著宋姐說:「宋姐你小穴里面還有東西呢!」此時宋姐才嫣然一笑,伸手抓住棉線往外一拉,一股淫水夾雜著陰精流了出來,流到屁股溝上,我一看以經沒有月經的迹象了,因爲棉條上一點經血都沒有,我趕緊用嘴含住整的陰戶特別是陰道口,將流出來的陰精與淫水全吞進肚去,此一動作更讓宋姐看的目瞪口呆,弟弟那些水可以吃嗎!

    你怎麽吃的津津有味呢!好姐姐我在一本性書上到說:女人的精水是男人上等的補品,如果是處女的話更可以增強作愛的能力與時間呢。「妳沒聽古人說將紅棗或黑棗塞入女人的陰穴里,讓它吸收小穴的體液,在將其取出讓男人吃掉的話,對男人的性能力有極大的幫助呢,如果是處女的話,效果會更顯著的,但必須注意的是塞入的時間是必須在月經過后才可以,塞入期間不可有性交更不可在性交后塞入,不然會有反效果的。」

    話說完,我便更加努力的吸吮著宋媽媽的陰穴,將整個的大陰唇都吸入口中用舌尖攪拌著,更不時用舌尖玩弄著陰蒂,不到十分鍾宋媽媽便呻吟的說:「好弟弟……我快癢死啦……你……你不要再捉弄我了……快……快……快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去呀……快點嘛……你想喝淫水的話…… 我……我會讓你喝到處女的穴水的……快……快來干我……快……快來干我……騷穴里面好癢好癢……快……快用弟弟的大雞巴幫姐姐止癢吧!」

    看到宋姐騷媚淫蕩的神情,我知道宋姐已經「欲火焚身」于是不再猶豫,提起陽具對準小穴猛力地插進去!只聽到「卜滋一聲!淫水四濺」,大龜頭以頂在宋姐的子宮深處,只覺得小穴里又暖又緊,嫩肉把陽具包得緊緊的真是舒服。

    由于沒有過性經驗只有采取了快抽快插干法,讓每一頂都能撞擊到花心深處,宋姐很快地開始發浪的呻吟了起來!「啊……好美……好美……哼……啊……好爽啊…… 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啊……從來……沒被……這樣大的雞巴……啊……啊……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啊…… 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喔喔……嗯……好弟弟……姐姐……喔喔喔……姐姐……好喜歡被……被大肉棒插穴……這真是一根寶貝啊……我好……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

    由于我的陽具比宋先生的要大又長了許多,因此宋姐的嫩屄就像處女一樣又漲又緊的包住陽具,顯然的快速的抽插更是讓宋姐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啊……大雞巴……好弟弟……啊……好爽……好爽啊……用力干吧……快……快干……啊……小穴……小穴……要破了……快…… 干死我……插死我……喔……啊……啊……泄了……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干破它……喔干死它!」

    此時宋姐的雙手緊緊的抱住我,我感覺到她的小穴里陣陣收縮,射出了一股股火熱的陰精燒燙著我的龜頭,子宮口的嫩肉更是一縮一放的吸吮著我的龜頭。宋姐的只手更強力擁抱著我,讓我無法動彈,陽具更無法抽送只好趴在宋姐的身上休息,過了一會兒宋姐忽然想起上班的間以經過了,急著說:「志杰,我上班要遲到了,敢快把你的大肉棒拔出來,讓我去上班好嗎!」。

    我當然不肯,便撒起嬌來,並將頭埋入宋姐的雙乳中,輕聲說:「姐……我……我還沒有射出來呢!」只見宋姐笑著說道:「你這大雞巴真利害,插的我的小穴都紅腫了還不射出來,真的好棒!不過還是下次在用吧!」我一聽心里更急,死命的抱緊未姐更將宋姐的奶頭含進嘴里,用舌尖猛舔乳頭,當然陽具依然插在小穴里。

    宋姐看我急的樣子,竟笑了出來並說:「騙你的啦,看你緊張的樣子,真好笑,我先請好假再好好的陪你,好不好啊!可是話先說明,你今天得請遐陪我哦!」。我當然是求之不得,連忙點點頭。宋姐拿起床頭上的電話撥了出去,接電話的是宋姐公司的同事叫楊素靜,是一位三十二歲的太太,宋姐說:「素靜啊!我是玉珍啦,我人不舒服今天請假,勞煩妳幫我請個假。」

    素靜便好意的追問病情,一旁等待的我便將陽具慢慢的在陰道里抽插了起來,剛開始宋姐還能正常說話,后來我快速的強烈干著小嫩穴,宋姐便發出了細小的呻吟聲,電話那頭的素靜聽出了一點端唲,便說道:「哦!妳還在床上對不對,妳老公還真是利害,年紀一大把了,早上還那麽硬朗,妳真幸福啊?」由于宋姐與素靜是好姐妹,宋姐想了一想,志杰的年紀輕丶性欲高丶時間長,單憑自己很難滿足他,何不找素靜一起,這樣就算上班間也能偷偷約志杰到家里***,自己也可以輕松點不是嗎!

    「喂!素靜啊,告欣妳,他不是我老公啦,是我認的干兒子啦!他好利害哦,一早就讓我泄了兩次,我都被他弄得都無法脫身,泄得我的腿都軟了,現在他的大雞巴還插在我的小穴里呢!」「哇!真的還是假的,他真有那麽利害,真的那麽神勇嗎?妳不是騙人吧!」「他啊!我把電話放在下面妳聽聽聲音就知道了。」(志杰用力的干,讓素靜姐姐聽聽我們***的聲音。)「卜滋……卜滋……卜滋」的呻吟聲淫水聲與肉體撞擊的聲音傳入了楊素靜的耳中。

    「玉珍啊,妳的小穴的聲音怎麽那麽大呢!妳的淫水一定流多哦,他干妳的速度還真快,這下妳可爽死了。」「是啊!我都快死了,妳還不來救我,啊……我不行了……我又要泄了……啊……啊……妳快來……救我……喔……死了……我死了!」宋姐便射出陰精。宋姐這次真的累昏了,全身攤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我也停止了抽插。拿起電話,只聽見電話那頭的素靜似乎聽的相當入神,一點聲音都沒有。

    「喂,楊姐姐嗎!宋姐她睡著了,妳要不要過來找她呢,還是想續繼聽呢!」「喂,弟弟啊,姐姐聽的三角褲都濕掉了,小穴里好癢好癢,我以經把手指頭伸進出了,我也好想過去讓你的大雞巴像插玉珍一樣的干我,但玉珍沒來我走不開,你還是先干玉珍,把你的精液射進玉珍的子宮里吧!等中午我看看能不能過去一趟,到時你可得幫姐姐的小穴止止癢好嗎!把電話放在旁邊讓姐姐聽聽你們***的聲音。」「嗯!好!我等妳哦姐姐。」便將電話放在床邊。

    我一股做氣的抱著宋姐用力的干著她的騷穴,龜頭的菱肉把粉紅的陰肉括的翻進翻出,而宋姐嘴里的呻吟聲以越來越小,眼睛也是閉著的,大約抽插了二十分鍾,終于忍不住的將大龜頭插在宋姐的陰道的深處,將濃濃的精液全部射進宋姐的子宮里,而宋姐也反射性的抱緊了我,直到射精完畢,感覺上我的精液似乎灌滿了宋姐的整個子宮。

    我拿起電話:「喂!楊姐姐我把精液全射進了宋姐的子宮里,我要插在里面休息,我們等會見!拜拜!」便挂上電話,也順便打了通電話向洗衣店請假。翻身躺在宋姐的身旁,將宋姐的睡姿擺成側睡,將微軟的陽具由后插進宋姐的小穴里,手抓著她的乳房,便閉眼睡了起來了。

    一覺睡醒身邊的宋姐以不在了,只聽見樓下的炒菜聲,起床看了看下體卻很干淨,便光著身子走到樓下廚房,只見宋姐圍了一件圍裙在炒菜但圍裙內並沒有穿衣物,宋姐見我下來便向我走過來抱著我,我倆像一對情侶般的吻了起來。

    睡飽了嗎,怎麽不多睡一會呢!等我一會兒,宋姐連忙轉身將鍋里的香腸乘了起來,我走到她的身后抱著她,雙手則握著她的兩個乳房,而因接吻而硬起的陽具則貼著宋姐的股溝,大龜頭則頂著陰道口。我開口問,宋姐我的陽具是妳幫我清理的嗎,我怎麽都沒感覺,宋姐笑笑說,我一起來看你和我的下體沾滿了淫水與精液,我就低下頭來想把你的大雞巴看個清礎,看它爲什麽那麽粗大與神勇,看著看著我就舔了起來,也將你陽具上殘留的精液全部都吃了下去,當中你的陽具還有硬起來呢,那時我還真嚇一跳,后來見你又睡熟了我才下樓準備午餐的。

    「叮當!叮當」門鈴聲響起。我慌忙的想上樓找衣褲穿,宋姐卻先開口說,別忙是我的救星到了,你也別穿了,省得待會還要脫,宋姐便去開門,我見宋姐沒穿衣物就敢去開門,心想一定是楊姐姐來了,果然是楊姐姐,她一見到我便把宋姐拉到一旁說起悄悄話了,我則幫忙添飯。

    等她二人就坐,我也坐了下來,當然宋姐是坐在靠近我的這一邊,三個人便邊聊邊吃的吃完午餐。此時我對楊素靜也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楊素靜嫁給一位老師,結婚有十二年了,有二個小孩,但性生活上卻非常不美滿,剛結婚時每一次***還有十至二十分鍾,但從第六年開始,先生便有早泄的疾病,所以每次的性交也都草草了事,所以她每次***后都必須用手淫來達到高潮。

    吃完飯后,我收著餐桌與碗筷,玉珍便拉著素靜上樓,等我收拾好上樓以是十分鍾后了。我進入玉珍的房間開口問:「兩位姐姐妳們在談論什麽事啊!」宋姐與素靜坐在床邊笑著回答說:「當然你的事羅!」接著又說:「我對素靜說你的那根肉棍是如何的神勇,不但干的時間長,恢複的又快,以后我們倆姐妹可有的爽羅!待會你可得好好表現一番,讓素靜滿足她六年的空虛才好。」

    上了床,宋姐先含住我的***又舔又搓的玩了起來,而素靜也將身上的橘色緊身衣脫下來,展現出一付曲線玲珑的身材,橘色的性感胸罩與三角褲,襯托出她美好的曲體,接著在慢慢的解開她前開式的胸罩,露出三十四C的乳房,淡粉色的乳暈堅挺的乳頭,讓人看了有股迫不急待吸吮的沖動,此刻的她用手伸入三角褲內摸著自己的陰戶,迷人的眼神與誘人的呻吟聲,我的性欲更加高漲,不自主的將陽具往上一挺,深深的插入玉珍的喉嚨。

    玉珍擡起頭白了我一眼說道:「你要死了,插的那麽深,想插死我啊!當心我把你的龜頭給咬掉了。」便又低頭續繼吸舔著***。此刻素靜全身以一絲不挂,玲珑的曲線,豐滿的雙乳,雪白的臀部,啊真是上天的杰作。

    素靜轉身將背對著我,彎下腰解開著腳上的高跟鞋,但也將屁股與陰戶大大的展現在我的眼前,就像在對我招手似的,我便迫不及待的下了床,跪在地上將素靜的屁股撥開,舔起素靜的屁眼來了,素靜沒想到屁眼會受到舌頭的舔呧而産生了前所末有的剌激,便呻吟了起來:「哦好哥哥……啊……啊……人家的屁眼沒被人舔過…… 人家……人家好難受哦……哦……喔……不要……舔屁眼了,舔人家的小穴吧……」

    素靜轉過身來,我撥開她的大陰唇,展現在眼前的是粉紅的嫩肉及陰道口那些淩亂的小肉芽,素靜的淫水從陰道口流了出來,我看了便伸長舌頭對陰道內輕輕的抽插。看著素靜的***與玉珍的相比,倆人有著很大的不同,玉珍的***像是非洲人的頭發濃密卷髷的長滿整個陰部,而素靜的***郄像是一棵樹,***呈直線由陰蒂往上長慢慢的擴散開,也滿像是放煙火的形狀。

    「素靜姐!妳的***長的真可愛,待會讓我拔二根做紀念好嗎?」今天是星期天,吃完早餐便接到素靜的電話:「志杰,我是素靜,人家好想你哦,你有沒有想人家呢?」「有!我當然想妳羅,想妳那漂亮的臉蛋,美麗的的嘴唇,更想妳那迷人的雙乳與小穴呢!」「你好討厭哦,只是想人家的身體,都沒有想人家的心。待會啊我跟玉珍會好好的懲罰你。

    我老公與小孩到南部旅行了,我也跟玉珍的老公說好了,今明二晚玉珍會在我家過夜,星期一白天等宋先生上班后再移到玉珍家,那我們就能有整整三天的時間相處,而晚上有二晚你可以一杆兩洞,你這下可爽死羅!但是弄歸弄你可要憐香惜玉,別像上次第二天玉珍上班時翻開她的小穴給我看,兩個大陰唇都被你弄的又紅又腫,小陰唇的陰道口都還沒有合攏呢!還差點被她老公發現呢!」「是,我的好姐姐待回兒,我會好好的愛妳!疼妳的,妳現再先去接玉珍,再過來接我!」「嗯!那待會見!」

    挂上電話,急忙跑下樓到對門按了劉媽媽家的門鈴,劉媽媽一見到我連忙將我拉到一旁說:我先生在家,有什麽事嗎?」我小聲的說:「劉媽媽,我想借妳的寶貝!」「什麽寶貝啊」劉媽媽一時會意不過來。我伸手往她的下體摸了一把,然后說:「就是安慰妳嫩穴的東西嘛!」哦!劉媽媽這才了解我的意思,連忙說:「你要做什麽呢!」「我當然有我的用意羅!快點惜我啦!拜托,拜托啦!我還妳時再告訴妳整個經過。」

    于是劉媽媽叫我進門在一樓等待,她自己則上樓拿了三根電動按摩棒下來,我問她先生呢?他啊,在樓上看電視呢,此時我便將手伸入劉太太的裙里,由三角褲的邊緣進入劉太太毛絨絨的陰戶,摸著大陰唇內的嫩肉與肥大的陰蒂,另一手則由后伸入撫摸著太太的屁眼,受到雙重的剌激劉太太的陰道口流出了陣陣的淫水,用手指撈起塗在她充血而肥大的陰蒂上,劉太太加的陶醉了,將原本撫摸屁眼的手往前,用力的將中指插入劉媽媽的陰穴里,劉媽媽忍不住的輕聲呻吟了起來,陰蒂與陰道的夾攻下劉太太得到了第一次的高潮,也使得劉太太的淫水大量的由陰道口泄了出來,我將這些淫液分部的塗滿劉太太的整個陰戶,連***都便的柔順光亮,而整個的屁眼也都塗滿了,我便將大姆指送入陰道里,讓淫水塗滿整個手指,

    隨后加快對陰蒂的挑逗,把中指與食指合並的插入陰穴里將大姆指插進屁眼里,更不停的快速抽送,劉太太的屁眼第一次有異物的進入,雖想阻止我但肉體的剌激讓劉太太一點也無法使力,而一陣陣的快感更襲卷了整個的下體,(此種方法不論是何整女人,都能很快的達到高潮)淫水也一股一股的狂泄了出來,直到劉太太的雙腿都軟了,我才停下手來,扶劉太太坐下,伸出舌頭往劉太太的耳中舔呧,慢慢的劉太太才回過神來。

    「你好壞哦!把人家弄的腿都軟了,整個的陰部更是一片濕黏,連三角褲都濕透了,你真是好壞。」「妳還 人呢,剛看妳發騷的樣子,真像是個大浪女呢。說真的插屁眼的味道怎樣!」「嗯!剛插入時覺的好奇怪但伴隨而來的陰道的快感也同樣的出現在屁眼上了,嗯!人家不談了,真的好害羞嘛!而且剛才時間那麽短人家那里記得那麽清礎嘛,下次弄長一點時間我在把感覺告訴你吧!」「這可是妳自己說的,下一次讓我用***插妳的屁眼哦!可不能黃牛哦!」「好啦!我不會黃牛的。」劉太太說。

    看了看時間,以過了半個小時素靜也快來接我了,便起身告別劉太太回家。十一點左右一輛車停在巷口,我連忙走了過去,楊素靜開著車而宋玉珍則坐在駕駛座旁,上了后座,車子便向素靜家的方向駛去。在車上我拿出向劉太太借來的寶貝,一根是女同性戀人所用的矽膠假陽具,兩頭都呈現出男人龜頭的模樣,大約有五十公分長;

    另一樣是俗稱小跳蛋的電動按摩器,一個開關上控制著兩顆跳蛋,震動的頻率可以任意的調整;另一樣則是增長套,類似像保險套的東西,套在男人的***上,可增加***的粗度約一公分,其表面上更有像狼牙棒一樣的軟剌,再抽插時對陰道壁剌激是非常大的。玉珍回頭一直看著那三樣東西,兩頰泛起朵朵紅云,我連忙叫玉珍到后座來,玉珍便將坐椅放平,挪身到后座,抱著玉珍的肉體,倆人便狂吻了起來,兩縧舌頭像泥鳅一樣的交纏著,妨佛忘了這個世界,整個的時空只剩下我倆。

    直到素靜叫了一聲:「喂!該呼吸啦!」才把我們倆拉回了現實的空間里,看了看玉珍雙唇上的口紅以被我吃個精光,粉嫩的臉頰與雙眼更是充滿了熊熊的欲火,我伸長了舌尖沿著雙唇慢慢的劃著圓,玉珍似乎不了誘惑不時伸出舌頭來迎合著我,但我故意不去接觸它,也離開了舌與唇的接觸,這更讓玉珍內心的欲火燃燒的更猛烈,我微張開口將口中的口水顯露出來,玉珍則張大了口似乎在等待著口水的滋潤,于是倆人的雙唇又黏合了,

    一口一口的口水一直喂往玉珍的口中,玉珍貪心的像個小女孩似的吸吮著我的口水,直到我無法再即時將口水送入其口中才分開,我順著臉頰慢慢的吻著她的耳朵,粉頸而順延到酥胸解開外衣的扣子,黑色的蕾絲胸罩立即呈現在眼前,前開式的胸罩方便我對乳房的探索,撥開奶罩的扣環,柔晰粉嫩的乳房隨即彈了出來,葡卜般大小的奶頭早已站立了起來,讓我看了有一股想咬下它的沖動,張開口含住了玉珍的奶頭,唾液的潤滑舌尖的挑逗讓乳頭挺立與漲大,拿出電動跳蛋輕輕的碰觸著玉珍的乳頭,高速震動的快感立刻引來了玉珍的呻吟!

    「嗯……嗯……杰……真壞……吸我的奶奶……但……好舒服……喔……」玉珍嬌喘著。「啊……啊……出來……真爽……好舒服……喔……」從子宮里,一股陰精疾速的射出,夾著陰道里的淫水流出了陰戶。到了,奸夫淫婦請下車。」素靜一臉醋意的說。「妳是吃了那一牌子的醋啊,怎麽那麽酸」我說道。「你們倆個人可爽羅!又是吸又是舔的,根本都沒人管我,你們倆真是偏心。」素靜說著嘴巴更是高高的翹著。

    我連忙圓場的說:「好啦!小寶貝別生氣,待會我會和玉珍好好的疼愛妳的。」這時素靜也以打開了屋門讓我們進入她的家。亮麗的裝簧,綠色的真皮沙發,華麗的吊燈,真的是讓人充份感受到家的溫暖。素靜開口說:「我一早便到市場買好了三天份的菜,這三天我們都不必出門,可以好好的溫存一下。」說的素靜的臉都紅了。我連忙抱著素靜拉著玉珍往主臥房走去,將素靜與玉珍放在床上我便脫下褲子,露出早以勃起的陽具那十七公分長的雞巴,對著床上的兩位美人說:「寶貝,爬過來舔我的雞巴。」

    玉珍與素靜便像小狗一般的爬到我身邊,像倆只母狗般的伸長著舌頭,吸舔著我的***,吸的***硬的一跳一跳的,就快要發射出精液來了,

    我急忙要她倆停一停「先妳們倆身上的衣服脫光嘛!這三天只要待在這個屋子里,就不能穿上衣服。」

    素靜連忙說到:「那煮飯時可不可以穿呢!沒穿衣服很奇怪的。」「不行,連煮飯都必須裸體。」

    玉珍說:「總可以圍圍裙吧。」「可以,這樣吧,只有圍裙與絲襪可以,其他一概不行,若有違反規定者,必需蒙上眼睛接受另外倆人的一小時處罰,不得提出抗議。」

    玉珍丶素靜便慢慢的脫下身上的衣服,直到變成二只一絲不挂的肉人,我急忙也脫的精光,三人一起躺到床上,一上床我便撥開素靜的陰唇舔了起來,而玉珍則含著素靜的兩個乳頭,素靜當然受不了這樣猛烈的刺激大量的淫水流進了的口中,陰蒂更是沖出了陰唇的包圍,像一粒挂在陰戶的花生,我惡作劇的將陰蒂吸入口中,用舌尖用力的刮著陰蒂,素靜禁不住雙重的攻擊,屁股不自主的往我嘴里猛挺,呻吟聲更是充滿整個臥房。

    「啊……啊……我要死了……快……快……干死我快插進來……啊……啊……來不急了……啊……嗯……啊……啊……喔……喔……志……志杰……好厲害……姐……快要來……了……嗯……喔……喔……要……要……來了……啊……姐……泄了……」

    一陣抖擻過后,一股股的陰精由穴口流了出來,我當然照單全收舔個精光,等到舔干淨了素靜的陰戶,便轉向玉珍的私處進攻。玉珍看到我臉上沾滿素靜的愛液,便開口說道:「志杰,素靜的騷水好不好吃啊!看你的臉上都是水,味道肯定不錯吧!好了別再舔我了,剛才在車上我以經飽了,再來我會受不了的,再說中午了該吃飯了!」

    我心想也對,吃飽飯再做比較有體力,便翻身躺在一旁,素靜與玉珍便起床,素靜從衣櫃中拿出兩套一黑一白的蕾絲絲襪玉珍穿上黑的素靜則是白的,玉珍再穿上一雙黑色的高跟包鞋而素靜則是高跟涼鞋,兩人的裝扮讓我的性欲沖上了最高點,***上的龜頭更是漲的巨大,當然玉珍與素靜也看到了陽具的變化,便拉到一旁講起悄悄話來,說完倆人向我靠了過來,玉珍將小穴騎在我的頭上,而素靜則將我的雞巴塞進她的陰道中,

    倆人自顧自的玩了大約三分鍾,便突然的下了床,一起對著我說:「我們倆人打扮的樣子你還喜歡吧!這些絲襪是特別爲你所買的哦,但是我們先去煮飯,吃飽飯在說!」便一人親了龜頭一口,便溜往廚房。「不行啦!妳們看……」話還沒說完,倆人己出了房門,我本想追出去但心想反正有的是時間先吃飽飯再說。

    聊來無事便打開電視機,播放著女子台球比賽,范瑞芳與陳純真對抗。吸引我的不是雙方的球技而是范瑞芳胸前的兩粒大乳房,心想若是光著身子的話陳純真與范瑞芳美麗的臉龐與白晰的的乳房,肯定迷死人的,而且范瑞芳的奶決不會比天心的小哦!要是能在台球台上與她們倆人打上一炮的話肯定爽死了,還有如果用球塞入她們的陰道里那……

    國中剛畢業正等待著聯考的到來,覺得日子過的很無聊便在洗衣店打工,幫忙對外收送衣物,這雖然是個不起眼的工作,但卻是我一連串的性生活的開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一天下班前,老板娘──杜姐(杜婉玲),忽然叫住了我交代說:「志杰,這些是仁愛路上宋太太家的衣服,你先帶回家去,明天一早你先送過去,再來上班,記得將她們換洗的衣物一起收回來。」「哦!好!我記住了。」拿起宋太太家的衣物,便騎著機車回家。

    一大早到達宋太太家,按了門鈴,宋太太前來開門,可能是剛起床的緣故,宋太太還穿著睡衣,絲質的睡衣襯托出這位四十歲的成熟肉體,胸前的兩粒巨大奶頭更是明顯的浮現出來。「宋媽媽,您早!」「志杰你早,來拿衣服啊!」「是的!宋媽媽,還有將洗好的衣服給妳送來。」

    開了門讓我進屋,我將洗好的衣服交給宋媽媽,然而宋媽媽卻沒將換洗的衣物交給我,只見宋媽媽一臉歉意的對我說衣物還在浴室里,還沒來的及收拾,我便開口說:「那我自己去拿吧!」宋媽媽便說:「那就麻煩你了。」也轉身上樓去換衣服準備上班,我到浴室里看見一堆衣物在換洗籃里,便動手拿取裝入換洗袋中,順便算算有幾件衣服,宋媽媽的丶宋先生還有宋芝芝與宋芝華的,到了籃底時映入眼中的是宋媽媽與芝芝丶芝華的奶罩與內褲,可見得宋媽媽有整理過只是還沒裝入換洗袋中,宋媽媽的是一套黑色滾蕾絲的性感內衣褲,而芝芝則是一套水藍色的俏麗型內衣褲,而芝華的則是一套粉紅色的學生型內衣褲,芝芝與芝華的內褲底部都有著白白黏黏的透明液體,而芝芝的內褲上的液體卻是又多又黏,更夾雜著幾根卷曲的,

    看了這個畫面性欲無形中燃燒了起來,褲底下的陽具也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小心的取下芝芝內褲的***用衛生紙包好放入口袋里,看著三角褲底的黏液,性欲慢慢的高昂了起來,一股莫名的念頭讓我伸出了舌頭舔起宋芝芝三角褲上的黏液,有點腥味與酸酸的味道。忽然間一樣東西從衣物中掉了下來,一看竟是一個使用過的衛生棉條,撿起一看,可能是生理期接近結束,只沾上一點點的月經,我見了連忙將它丟進馬桶旁的垃圾桶里,由于陽具實在漲的難受,我便拉下拉鏈掏出漲的紫紅的***,將宋芝芝內褲上的體液塗在我的龜頭上,更用三角褲的底部包住龜頭,上下套弄了起來,心里幻想著剛剛宋媽媽睡衣里面美麗的乳房與迷人的小穴,另將芝華的三角褲放在臉上,嗅著內褲上的液體所泛出與芝芝不同的的氣味,由于內褲與龜頭的磨擦快感,使馬眼流出了透明的淫水與宋芝芝內褲上的體液混成一片,

    正當渾然忘我之際,浴室的門被推開了,只見宋媽媽身著一身深黑色的外套白色上衣與一件黑色的窄裙,黑色的絲襪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站在浴室門口一臉驚訝的看著我的動作,而我卻六神無主的不知該如而是好,正當進退兩難之際,聽見了高跟鞋的聲音從樓上下來,宋媽媽趕緊進入浴室並關上了門,只聽見芝芝的聲音說:「媽!我去上班了哦!」宋媽媽連忙回答說:「好的,路上小心哦!」

    此刻的我急忙將龜頭上的內褲拿下,但宋媽媽卻剛好回頭當然也看見了我的大龜頭與陽具(十八公分長度.直徑有十二公分粗),而在我急忙準備穿上褲子時,宋媽媽伸手抓住我的陽具令我不敢亂動,只見宋媽媽蹲下來張開塗滿紅色口紅的雙唇張口便含住了我的龜頭,溫暖濕潤的口腔緊緊的吸吮著丶套弄著陽具,舌尖輕刮著龜頭邊緣的菱肉更讓陽具漲到了極限,當我低頭往下看時只見陽具在宋媽媽的兩片桃紅色紅唇中進出套弄,時快時慢的好舒服丶好爽丶好癢。宋媽媽的口技雖不是很好,但年輕的我卻非常的受用,偶爾她會用她的銀齒輕咬龜頭的菱肉,或將睾丸吸入口中用舌尖攪動,更讓我的性欲升到最高點,

    我顧不得一切兩手抱住宋媽媽的頭就此抽送了起來,剛開始只有半根陽具的插入,到后來幾乎想把整根陽具送入宋媽媽的喉嚨中才過瘾,由于陽具太長了宋媽媽自知喉嚨會受不了,就用手抓住了陽具的底部這樣一來只能有三分之二的陽具在宋媽媽的口中進出,大約抽插了十分鍾,龜頭傳來一陣酥癢的訊息,我不自主的說:「宋媽媽……啊……好舒服……啊……舒服……唔……我好像要射出來了……啊……」「沒關系……唔……志杰,你不要忍耐。你是第一次吧,射出來吧……嗯……嗯……把你的童子精射在……射在……宋媽媽的嘴里吧!」

    只見宋媽媽更使勁的用雙唇套弄著陽具,並且弄的更深,我便將陽具往前一挺龜頭抵住宋媽媽的喉嚨,射出了又濃又熱的精液,由于射出的量很多宋媽媽把我的陽具稍微退出一點,等我射精完,宋媽媽才吐出我的陽具,她擡頭看著我,微笑的張開口,我看見滿口的精液在宋媽媽性感的口腔里,宋媽媽用舌頭攪了攪精液,一口吞了下去,還開口讓我看一看口中以無半滴精液,並說:「宋媽媽我有十幾年沒有吃過精液了,這是你是第一次嗎?」我點點頭:「我是第一次跟女人接觸,平常時我都是用手淫的方式,讓自己射精的。」宋媽媽露出微笑,毫不猶豫的再把微軟的***含入嘴里。

    「哇!不行的……好癢……」手淫后自己摸***都感到很癢,在宋媽媽的嘴里還有舌頭的攪動就更受不了。我扭動身體,想減輕陽具麻癢的感覺。可是很奇怪的,沒多久就不再癢了,還慢慢的變成快感,射精后萎縮的***,在宋媽媽嘴里又漲大起來。

    「果然年輕人就是不同,又硬起來了。」宋媽媽說道。只時的我心情又開始興奮了起來,我一把拉起宋媽媽抱住她就吻了起來,雖然宋媽媽的口中還留有精液的味道但這一吻卻足足有三分鍾的時間,當然我的手也深入宋媽媽的乳罩內撫摸著白皙柔軟的乳房,淡褐色的乳頭,當然一根巨大的陽具也硬梆梆的頂向宋媽媽的下體。

    我猴急的要求說:「宋媽媽我想……我想……要……」「嗯!是不是想干宋媽媽的騷穴,對嗎!」宋媽媽說道。「對,我想干宋媽媽的小穴,我的雞巴好漲好癢。」宋媽媽連忙說:「志杰,以后私底下不要叫我宋媽媽,叫我宋姐,***時叫我小騷屄或小浪穴都可以,知道嗎!宋姐可以脫光衣服讓你摸丶讓你親丶但是今天不能讓你干,因爲宋姐的月經還沒完,要到沒有月經才可以給你插知道嗎,先忍忍好嗎!」「那怎麽辦呢!我真的好難受,陽具漲的好難受。」

    宋姐微笑的說道:「剛剛才在我嘴里射出來一次,現在看你的大雞巴好粗又好硬,你還真是個大色狼,想必你一定漲的很難過吧,宋姐真是不忍心,好吧!如果你不怕月經會髒的話,你等會!我先把衛生棉條拿出來,再讓你插穴好嗎。」我點點頭,宋姐脫下左腳的高跟鞋丶絲襪和三角褲,將腳舉起踩在浴缸邊綠,露出長滿濃密***的下體,我蹲下來兩眼盯著宋姐陰戶,只差沒把頭伸進陰道里。宋姐見狀連忙撥開濃密的***,更用手指撥開大陰唇讓我看著她的陰穴,灰褐色的大陰唇里卻包藏著粉紅色的陰肉,真的好美!好美!看的我口水差點流了出來,吞了吞差點流出的口水,繼續盯著宋姐的下體看。宋姐說:「想舔舔小騷穴嗎!」我說:「嗯!想!好想!」。

    「現在可以讓你舔,但等會衛生棉條拿出來就不能舔了哦!因爲月經會弄髒你的,來吧!來舔我小穴!」「嗯!我會聽妳話的宋姐。」我伸出舌頭往宋姐撥開的陰肉舔去,感覺到陰道口有一根小細繩,我知道那是衛生棉條的,舌尖慢慢的往前舔去,兩片大陰唇順勢分開,擡眼望宋姐兩眼微閉,一手拉住裙子,另一手則抓著乳房揉著奶頭,十分陶醉的模樣,我也沒有停的舔著宋姐的陰道口,用舌尖使勁的往里鑽往里舔,再慢慢的往陰蒂舔去,只見宋姐的腿微微的顫抖著,我便用舌尖在宋姐陰蒂四周劃起圓圈來了,由于陰蒂是女人體外最敏感的性器官,在其周圍撫弄反而會使陰蒂更加的騷癢難耐,

    宋姐只得開口道:「大雞巴弟弟……人家的陰蒂好癢……快……快……幫姐姐舔……舔陰蒂吧!」「我突然一口含住整個陰蒂,舌尖更像一只猛蛇般的舔弄著整粒的陰蒂,這一來宋姐的腿居然軟了下來,口中念著:「我不行了!我要泄出來了!」腳便軟了下來,由于棉條塞住的關系,陰精並沒有流出來,反而整個陰戶都塗滿了我的口水。我連忙抱住宋姐問:「家里還有人在家嗎?」宋姐搖搖頭說:「我老公一早上班去了,芝華和芝芝也都上班丶上學出門了。」

    抱起宋姐打開浴室門就往二樓走去,依宋姐的指示進入宋姐的房里將宋姐放在床上,用最快的速度將宋姐身上的衣物脫個精光,一絲不挂的肉體立刻呈現在眼前,豐滿的雙乳,兩粒碩大的奶頭,真是令人興奮到了極點,只見宋姐張開雙腿露出整個的陰戶:「來,志杰,快來干我!來干我!干我!我的小穴需要志杰的大雞巴來插死它,快……快干死它。」

    我便將整個人壓在宋姐的身上,感受著宋姐身上的體溫與乳房接觸的柔軟感,當然陽具還是硬擠在宋姐的陰道口,就快破門而入了。「好弟弟……別再磨了……小穴癢死啦……快……快把大肉棒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給我插穴……你快嘛……快將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干死我!」宋姐完全忘了衛生棉條還沒有拿出來,我連忙對著宋姐說:「宋姐你小穴里面還有東西呢!」此時宋姐才嫣然一笑,伸手抓住棉線往外一拉,一股淫水夾雜著陰精流了出來,流到屁股溝上,我一看以經沒有月經的迹象了,因爲棉條上一點經血都沒有,我趕緊用嘴含住整的陰戶特別是陰道口,將流出來的陰精與淫水全吞進肚去,此一動作更讓宋姐看的目瞪口呆,弟弟那些水可以吃嗎!

    你怎麽吃的津津有味呢!好姐姐我在一本性書上到說:女人的精水是男人上等的補品,如果是處女的話更可以增強作愛的能力與時間呢。「妳沒聽古人說將紅棗或黑棗塞入女人的陰穴里,讓它吸收小穴的體液,在將其取出讓男人吃掉的話,對男人的性能力有極大的幫助呢,如果是處女的話,效果會更顯著的,但必須注意的是塞入的時間是必須在月經過后才可以,塞入期間不可有性交更不可在性交后塞入,不然會有反效果的。」

    話說完,我便更加努力的吸吮著宋媽媽的陰穴,將整個的大陰唇都吸入口中用舌尖攪拌著,更不時用舌尖玩弄著陰蒂,不到十分鍾宋媽媽便呻吟的說:「好弟弟……我快癢死啦……你……你不要再捉弄我了……快……快……快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去呀……快點嘛……你想喝淫水的話…… 我……我會讓你喝到處女的穴水的……快……快來干我……快……快來干我……騷穴里面好癢好癢……快……快用弟弟的大雞巴幫姐姐止癢吧!」

    看到宋姐騷媚淫蕩的神情,我知道宋姐已經「欲火焚身」于是不再猶豫,提起陽具對準小穴猛力地插進去!只聽到「卜滋一聲!淫水四濺」,大龜頭以頂在宋姐的子宮深處,只覺得小穴里又暖又緊,嫩肉把陽具包得緊緊的真是舒服。

    由于沒有過性經驗只有采取了快抽快插干法,讓每一頂都能撞擊到花心深處,宋姐很快地開始發浪的呻吟了起來!「啊……好美……好美……哼……啊……好爽啊…… 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啊……從來……沒被……這樣大的雞巴……啊……啊……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啊…… 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喔喔……嗯……好弟弟……姐姐……喔喔喔……姐姐……好喜歡被……被大肉棒插穴……這真是一根寶貝啊……我好……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

    由于我的陽具比宋先生的要大又長了許多,因此宋姐的嫩屄就像處女一樣又漲又緊的包住陽具,顯然的快速的抽插更是讓宋姐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啊……大雞巴……好弟弟……啊……好爽……好爽啊……用力干吧……快……快干……啊……小穴……小穴……要破了……快…… 干死我……插死我……喔……啊……啊……泄了……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干破它……喔干死它!」

    此時宋姐的雙手緊緊的抱住我,我感覺到她的小穴里陣陣收縮,射出了一股股火熱的陰精燒燙著我的龜頭,子宮口的嫩肉更是一縮一放的吸吮著我的龜頭。宋姐的只手更強力擁抱著我,讓我無法動彈,陽具更無法抽送只好趴在宋姐的身上休息,過了一會兒宋姐忽然想起上班的間以經過了,急著說:「志杰,我上班要遲到了,敢快把你的大肉棒拔出來,讓我去上班好嗎!」。

    我當然不肯,便撒起嬌來,並將頭埋入宋姐的雙乳中,輕聲說:「姐……我……我還沒有射出來呢!」只見宋姐笑著說道:「你這大雞巴真利害,插的我的小穴都紅腫了還不射出來,真的好棒!不過還是下次在用吧!」我一聽心里更急,死命的抱緊未姐更將宋姐的奶頭含進嘴里,用舌尖猛舔乳頭,當然陽具依然插在小穴里。

    宋姐看我急的樣子,竟笑了出來並說:「騙你的啦,看你緊張的樣子,真好笑,我先請好假再好好的陪你,好不好啊!可是話先說明,你今天得請遐陪我哦!」。我當然是求之不得,連忙點點頭。宋姐拿起床頭上的電話撥了出去,接電話的是宋姐公司的同事叫楊素靜,是一位三十二歲的太太,宋姐說:「素靜啊!我是玉珍啦,我人不舒服今天請假,勞煩妳幫我請個假。」

    素靜便好意的追問病情,一旁等待的我便將陽具慢慢的在陰道里抽插了起來,剛開始宋姐還能正常說話,后來我快速的強烈干著小嫩穴,宋姐便發出了細小的呻吟聲,電話那頭的素靜聽出了一點端唲,便說道:「哦!妳還在床上對不對,妳老公還真是利害,年紀一大把了,早上還那麽硬朗,妳真幸福啊?」由于宋姐與素靜是好姐妹,宋姐想了一想,志杰的年紀輕丶性欲高丶時間長,單憑自己很難滿足他,何不找素靜一起,這樣就算上班間也能偷偷約志杰到家里***,自己也可以輕松點不是嗎!

    「喂!素靜啊,告欣妳,他不是我老公啦,是我認的干兒子啦!他好利害哦,一早就讓我泄了兩次,我都被他弄得都無法脫身,泄得我的腿都軟了,現在他的大雞巴還插在我的小穴里呢!」「哇!真的還是假的,他真有那麽利害,真的那麽神勇嗎?妳不是騙人吧!」「他啊!我把電話放在下面妳聽聽聲音就知道了。」(志杰用力的干,讓素靜姐姐聽聽我們***的聲音。)「卜滋……卜滋……卜滋」的呻吟聲淫水聲與肉體撞擊的聲音傳入了楊素靜的耳中。

    「玉珍啊,妳的小穴的聲音怎麽那麽大呢!妳的淫水一定流多哦,他干妳的速度還真快,這下妳可爽死了。」「是啊!我都快死了,妳還不來救我,啊……我不行了……我又要泄了……啊……啊……妳快來……救我……喔……死了……我死了!」宋姐便射出陰精。宋姐這次真的累昏了,全身攤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我也停止了抽插。拿起電話,只聽見電話那頭的素靜似乎聽的相當入神,一點聲音都沒有。

    「喂,楊姐姐嗎!宋姐她睡著了,妳要不要過來找她呢,還是想續繼聽呢!」「喂,弟弟啊,姐姐聽的三角褲都濕掉了,小穴里好癢好癢,我以經把手指頭伸進出了,我也好想過去讓你的大雞巴像插玉珍一樣的干我,但玉珍沒來我走不開,你還是先干玉珍,把你的精液射進玉珍的子宮里吧!等中午我看看能不能過去一趟,到時你可得幫姐姐的小穴止止癢好嗎!把電話放在旁邊讓姐姐聽聽你們***的聲音。」「嗯!好!我等妳哦姐姐。」便將電話放在床邊。

    我一股做氣的抱著宋姐用力的干著她的騷穴,龜頭的菱肉把粉紅的陰肉括的翻進翻出,而宋姐嘴里的呻吟聲以越來越小,眼睛也是閉著的,大約抽插了二十分鍾,終于忍不住的將大龜頭插在宋姐的陰道的深處,將濃濃的精液全部射進宋姐的子宮里,而宋姐也反射性的抱緊了我,直到射精完畢,感覺上我的精液似乎灌滿了宋姐的整個子宮。

    我拿起電話:「喂!楊姐姐我把精液全射進了宋姐的子宮里,我要插在里面休息,我們等會見!拜拜!」便挂上電話,也順便打了通電話向洗衣店請假。翻身躺在宋姐的身旁,將宋姐的睡姿擺成側睡,將微軟的陽具由后插進宋姐的小穴里,手抓著她的乳房,便閉眼睡了起來了。

    一覺睡醒身邊的宋姐以不在了,只聽見樓下的炒菜聲,起床看了看下體卻很干淨,便光著身子走到樓下廚房,只見宋姐圍了一件圍裙在炒菜但圍裙內並沒有穿衣物,宋姐見我下來便向我走過來抱著我,我倆像一對情侶般的吻了起來。

    睡飽了嗎,怎麽不多睡一會呢!等我一會兒,宋姐連忙轉身將鍋里的香腸乘了起來,我走到她的身后抱著她,雙手則握著她的兩個乳房,而因接吻而硬起的陽具則貼著宋姐的股溝,大龜頭則頂著陰道口。我開口問,宋姐我的陽具是妳幫我清理的嗎,我怎麽都沒感覺,宋姐笑笑說,我一起來看你和我的下體沾滿了淫水與精液,我就低下頭來想把你的大雞巴看個清礎,看它爲什麽那麽粗大與神勇,看著看著我就舔了起來,也將你陽具上殘留的精液全部都吃了下去,當中你的陽具還有硬起來呢,那時我還真嚇一跳,后來見你又睡熟了我才下樓準備午餐的。

    「叮當!叮當」門鈴聲響起。我慌忙的想上樓找衣褲穿,宋姐卻先開口說,別忙是我的救星到了,你也別穿了,省得待會還要脫,宋姐便去開門,我見宋姐沒穿衣物就敢去開門,心想一定是楊姐姐來了,果然是楊姐姐,她一見到我便把宋姐拉到一旁說起悄悄話了,我則幫忙添飯。

    等她二人就坐,我也坐了下來,當然宋姐是坐在靠近我的這一邊,三個人便邊聊邊吃的吃完午餐。此時我對楊素靜也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楊素靜嫁給一位老師,結婚有十二年了,有二個小孩,但性生活上卻非常不美滿,剛結婚時每一次***還有十至二十分鍾,但從第六年開始,先生便有早泄的疾病,所以每次的性交也都草草了事,所以她每次***后都必須用手淫來達到高潮。

    吃完飯后,我收著餐桌與碗筷,玉珍便拉著素靜上樓,等我收拾好上樓以是十分鍾后了。我進入玉珍的房間開口問:「兩位姐姐妳們在談論什麽事啊!」宋姐與素靜坐在床邊笑著回答說:「當然你的事羅!」接著又說:「我對素靜說你的那根肉棍是如何的神勇,不但干的時間長,恢複的又快,以后我們倆姐妹可有的爽羅!待會你可得好好表現一番,讓素靜滿足她六年的空虛才好。」

    上了床,宋姐先含住我的***又舔又搓的玩了起來,而素靜也將身上的橘色緊身衣脫下來,展現出一付曲線玲珑的身材,橘色的性感胸罩與三角褲,襯托出她美好的曲體,接著在慢慢的解開她前開式的胸罩,露出三十四C的乳房,淡粉色的乳暈堅挺的乳頭,讓人看了有股迫不急待吸吮的沖動,此刻的她用手伸入三角褲內摸著自己的陰戶,迷人的眼神與誘人的呻吟聲,我的性欲更加高漲,不自主的將陽具往上一挺,深深的插入玉珍的喉嚨。

    玉珍擡起頭白了我一眼說道:「你要死了,插的那麽深,想插死我啊!當心我把你的龜頭給咬掉了。」便又低頭續繼吸舔著***。此刻素靜全身以一絲不挂,玲珑的曲線,豐滿的雙乳,雪白的臀部,啊真是上天的杰作。

    素靜轉身將背對著我,彎下腰解開著腳上的高跟鞋,但也將屁股與陰戶大大的展現在我的眼前,就像在對我招手似的,我便迫不及待的下了床,跪在地上將素靜的屁股撥開,舔起素靜的屁眼來了,素靜沒想到屁眼會受到舌頭的舔呧而産生了前所末有的剌激,便呻吟了起來:「哦好哥哥……啊……啊……人家的屁眼沒被人舔過…… 人家……人家好難受哦……哦……喔……不要……舔屁眼了,舔人家的小穴吧……」

    素靜轉過身來,我撥開她的大陰唇,展現在眼前的是粉紅的嫩肉及陰道口那些淩亂的小肉芽,素靜的淫水從陰道口流了出來,我看了便伸長舌頭對陰道內輕輕的抽插。看著素靜的***與玉珍的相比,倆人有著很大的不同,玉珍的***像是非洲人的頭發濃密卷髷的長滿整個陰部,而素靜的***郄像是一棵樹,***呈直線由陰蒂往上長慢慢的擴散開,也滿像是放煙火的形狀。

    「素靜姐!妳的***長的真可愛,待會讓我拔二根做紀念好嗎?」今天是星期天,吃完早餐便接到素靜的電話:「志杰,我是素靜,人家好想你哦,你有沒有想人家呢?」「有!我當然想妳羅,想妳那漂亮的臉蛋,美麗的的嘴唇,更想妳那迷人的雙乳與小穴呢!」「你好討厭哦,只是想人家的身體,都沒有想人家的心。待會啊我跟玉珍會好好的懲罰你。

    我老公與小孩到南部旅行了,我也跟玉珍的老公說好了,今明二晚玉珍會在我家過夜,星期一白天等宋先生上班后再移到玉珍家,那我們就能有整整三天的時間相處,而晚上有二晚你可以一杆兩洞,你這下可爽死羅!但是弄歸弄你可要憐香惜玉,別像上次第二天玉珍上班時翻開她的小穴給我看,兩個大陰唇都被你弄的又紅又腫,小陰唇的陰道口都還沒有合攏呢!還差點被她老公發現呢!」「是,我的好姐姐待回兒,我會好好的愛妳!疼妳的,妳現再先去接玉珍,再過來接我!」「嗯!那待會見!」

    挂上電話,急忙跑下樓到對門按了劉媽媽家的門鈴,劉媽媽一見到我連忙將我拉到一旁說:我先生在家,有什麽事嗎?」我小聲的說:「劉媽媽,我想借妳的寶貝!」「什麽寶貝啊」劉媽媽一時會意不過來。我伸手往她的下體摸了一把,然后說:「就是安慰妳嫩穴的東西嘛!」哦!劉媽媽這才了解我的意思,連忙說:「你要做什麽呢!」「我當然有我的用意羅!快點惜我啦!拜托,拜托啦!我還妳時再告訴妳整個經過。」

    于是劉媽媽叫我進門在一樓等待,她自己則上樓拿了三根電動按摩棒下來,我問她先生呢?他啊,在樓上看電視呢,此時我便將手伸入劉太太的裙里,由三角褲的邊緣進入劉太太毛絨絨的陰戶,摸著大陰唇內的嫩肉與肥大的陰蒂,另一手則由后伸入撫摸著太太的屁眼,受到雙重的剌激劉太太的陰道口流出了陣陣的淫水,用手指撈起塗在她充血而肥大的陰蒂上,劉太太加的陶醉了,將原本撫摸屁眼的手往前,用力的將中指插入劉媽媽的陰穴里,劉媽媽忍不住的輕聲呻吟了起來,陰蒂與陰道的夾攻下劉太太得到了第一次的高潮,也使得劉太太的淫水大量的由陰道口泄了出來,我將這些淫液分部的塗滿劉太太的整個陰戶,連***都便的柔順光亮,而整個的屁眼也都塗滿了,我便將大姆指送入陰道里,讓淫水塗滿整個手指,

    隨后加快對陰蒂的挑逗,把中指與食指合並的插入陰穴里將大姆指插進屁眼里,更不停的快速抽送,劉太太的屁眼第一次有異物的進入,雖想阻止我但肉體的剌激讓劉太太一點也無法使力,而一陣陣的快感更襲卷了整個的下體,(此種方法不論是何整女人,都能很快的達到高潮)淫水也一股一股的狂泄了出來,直到劉太太的雙腿都軟了,我才停下手來,扶劉太太坐下,伸出舌頭往劉太太的耳中舔呧,慢慢的劉太太才回過神來。

    「你好壞哦!把人家弄的腿都軟了,整個的陰部更是一片濕黏,連三角褲都濕透了,你真是好壞。」「妳還 人呢,剛看妳發騷的樣子,真像是個大浪女呢。說真的插屁眼的味道怎樣!」「嗯!剛插入時覺的好奇怪但伴隨而來的陰道的快感也同樣的出現在屁眼上了,嗯!人家不談了,真的好害羞嘛!而且剛才時間那麽短人家那里記得那麽清礎嘛,下次弄長一點時間我在把感覺告訴你吧!」「這可是妳自己說的,下一次讓我用***插妳的屁眼哦!可不能黃牛哦!」「好啦!我不會黃牛的。」劉太太說。

    看了看時間,以過了半個小時素靜也快來接我了,便起身告別劉太太回家。十一點左右一輛車停在巷口,我連忙走了過去,楊素靜開著車而宋玉珍則坐在駕駛座旁,上了后座,車子便向素靜家的方向駛去。在車上我拿出向劉太太借來的寶貝,一根是女同性戀人所用的矽膠假陽具,兩頭都呈現出男人龜頭的模樣,大約有五十公分長;

    另一樣是俗稱小跳蛋的電動按摩器,一個開關上控制著兩顆跳蛋,震動的頻率可以任意的調整;另一樣則是增長套,類似像保險套的東西,套在男人的***上,可增加***的粗度約一公分,其表面上更有像狼牙棒一樣的軟剌,再抽插時對陰道壁剌激是非常大的。玉珍回頭一直看著那三樣東西,兩頰泛起朵朵紅云,我連忙叫玉珍到后座來,玉珍便將坐椅放平,挪身到后座,抱著玉珍的肉體,倆人便狂吻了起來,兩縧舌頭像泥鳅一樣的交纏著,妨佛忘了這個世界,整個的時空只剩下我倆。

    直到素靜叫了一聲:「喂!該呼吸啦!」才把我們倆拉回了現實的空間里,看了看玉珍雙唇上的口紅以被我吃個精光,粉嫩的臉頰與雙眼更是充滿了熊熊的欲火,我伸長了舌尖沿著雙唇慢慢的劃著圓,玉珍似乎不了誘惑不時伸出舌頭來迎合著我,但我故意不去接觸它,也離開了舌與唇的接觸,這更讓玉珍內心的欲火燃燒的更猛烈,我微張開口將口中的口水顯露出來,玉珍則張大了口似乎在等待著口水的滋潤,于是倆人的雙唇又黏合了,

    一口一口的口水一直喂往玉珍的口中,玉珍貪心的像個小女孩似的吸吮著我的口水,直到我無法再即時將口水送入其口中才分開,我順著臉頰慢慢的吻著她的耳朵,粉頸而順延到酥胸解開外衣的扣子,黑色的蕾絲胸罩立即呈現在眼前,前開式的胸罩方便我對乳房的探索,撥開奶罩的扣環,柔晰粉嫩的乳房隨即彈了出來,葡卜般大小的奶頭早已站立了起來,讓我看了有一股想咬下它的沖動,張開口含住了玉珍的奶頭,唾液的潤滑舌尖的挑逗讓乳頭挺立與漲大,拿出電動跳蛋輕輕的碰觸著玉珍的乳頭,高速震動的快感立刻引來了玉珍的呻吟!

    「嗯……嗯……杰……真壞……吸我的奶奶……但……好舒服……喔……」玉珍嬌喘著。「啊……啊……出來……真爽……好舒服……喔……」從子宮里,一股陰精疾速的射出,夾著陰道里的淫水流出了陰戶。到了,奸夫淫婦請下車。」素靜一臉醋意的說。「妳是吃了那一牌子的醋啊,怎麽那麽酸」我說道。「你們倆個人可爽羅!又是吸又是舔的,根本都沒人管我,你們倆真是偏心。」素靜說著嘴巴更是高高的翹著。

    我連忙圓場的說:「好啦!小寶貝別生氣,待會我會和玉珍好好的疼愛妳的。」這時素靜也以打開了屋門讓我們進入她的家。亮麗的裝簧,綠色的真皮沙發,華麗的吊燈,真的是讓人充份感受到家的溫暖。素靜開口說:「我一早便到市場買好了三天份的菜,這三天我們都不必出門,可以好好的溫存一下。」說的素靜的臉都紅了。我連忙抱著素靜拉著玉珍往主臥房走去,將素靜與玉珍放在床上我便脫下褲子,露出早以勃起的陽具那十七公分長的雞巴,對著床上的兩位美人說:「寶貝,爬過來舔我的雞巴。」

    玉珍與素靜便像小狗一般的爬到我身邊,像倆只母狗般的伸長著舌頭,吸舔著我的***,吸的***硬的一跳一跳的,就快要發射出精液來了,

    我急忙要她倆停一停「先妳們倆身上的衣服脫光嘛!這三天只要待在這個屋子里,就不能穿上衣服。」

    素靜連忙說到:「那煮飯時可不可以穿呢!沒穿衣服很奇怪的。」「不行,連煮飯都必須裸體。」

    玉珍說:「總可以圍圍裙吧。」「可以,這樣吧,只有圍裙與絲襪可以,其他一概不行,若有違反規定者,必需蒙上眼睛接受另外倆人的一小時處罰,不得提出抗議。」

    玉珍丶素靜便慢慢的脫下身上的衣服,直到變成二只一絲不挂的肉人,我急忙也脫的精光,三人一起躺到床上,一上床我便撥開素靜的陰唇舔了起來,而玉珍則含著素靜的兩個乳頭,素靜當然受不了這樣猛烈的刺激大量的淫水流進了的口中,陰蒂更是沖出了陰唇的包圍,像一粒挂在陰戶的花生,我惡作劇的將陰蒂吸入口中,用舌尖用力的刮著陰蒂,素靜禁不住雙重的攻擊,屁股不自主的往我嘴里猛挺,呻吟聲更是充滿整個臥房。

    「啊……啊……我要死了……快……快……干死我快插進來……啊……啊……來不急了……啊……嗯……啊……啊……喔……喔……志……志杰……好厲害……姐……快要來……了……嗯……喔……喔……要……要……來了……啊……姐……泄了……」

    一陣抖擻過后,一股股的陰精由穴口流了出來,我當然照單全收舔個精光,等到舔干淨了素靜的陰戶,便轉向玉珍的私處進攻。玉珍看到我臉上沾滿素靜的愛液,便開口說道:「志杰,素靜的騷水好不好吃啊!看你的臉上都是水,味道肯定不錯吧!好了別再舔我了,剛才在車上我以經飽了,再來我會受不了的,再說中午了該吃飯了!」

    我心想也對,吃飽飯再做比較有體力,便翻身躺在一旁,素靜與玉珍便起床,素靜從衣櫃中拿出兩套一黑一白的蕾絲絲襪玉珍穿上黑的素靜則是白的,玉珍再穿上一雙黑色的高跟包鞋而素靜則是高跟涼鞋,兩人的裝扮讓我的性欲沖上了最高點,***上的龜頭更是漲的巨大,當然玉珍與素靜也看到了陽具的變化,便拉到一旁講起悄悄話來,說完倆人向我靠了過來,玉珍將小穴騎在我的頭上,而素靜則將我的雞巴塞進她的陰道中,

    倆人自顧自的玩了大約三分鍾,便突然的下了床,一起對著我說:「我們倆人打扮的樣子你還喜歡吧!這些絲襪是特別爲你所買的哦,但是我們先去煮飯,吃飽飯在說!」便一人親了龜頭一口,便溜往廚房。「不行啦!妳們看……」話還沒說完,倆人己出了房門,我本想追出去但心想反正有的是時間先吃飽飯再說。

    聊來無事便打開電視機,播放著女子台球比賽,范瑞芳與陳純真對抗。吸引我的不是雙方的球技而是范瑞芳胸前的兩粒大乳房,心想若是光著身子的話陳純真與范瑞芳美麗的臉龐與白晰的的乳房,肯定迷死人的,而且范瑞芳的奶決不會比天心的小哦!要是能在台球台上與她們倆人打上一炮的話肯定爽死了,還有如果用球塞入她們的陰道里那……

     
     
    上一篇:杨过与后宫穿三国 下一篇:熟女醫生誘姦小病人
     
     

    猜你喜欢

      床上的小女生真能挑逗宅男心12P
      黑白中文儿子放学老妈猛扑吃鸡巴19P
      风骚女战斗力非常强(15P)
      让人神魂癫倒[12P]
      肉香和黄金手指的功夫 [20P]
      床上美人丰挺傲人玉乳迷人10P
      黑白中文玻璃的身体16P
      金发尤物喜欢成熟大叔(17P)
      在柳州一个公交站台街拍的年轻时尚MM在喝奶茶
      酒店里的沐浴露还真是不错的样子[16P]
      床上娇嫩妩媚性感美女18P
      黑白中文发现了她的淫荡16P
      金发碧眼的靓女中出(14P)
      在某广场街拍极品美腿的性感MM
      热汤就是热水澡 岛国人真麻烦[20P]
      床上迷离靓女睡衣尽现媚嫩诱惑13P
      金发女享受公鸡深插(14P)
      黑白中文超神怪的传说18P
      太强大了,走光露毛
      这是个奴仆装吗 被几个男人调教还是调教了男人呢? [20P]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