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广告
  • 文章阅读

     

    肛交的俘虜

     
     

    发布日期: 2018-05-31

     
     

    原本一直以为肛门是最肮脏的地方,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美妙的愉快感觉。

    有时候,不由得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

    只不过和那相貌酷似梅艳芳的芸蕾发生了一次不寻常的关系,竟然完完全全变成了肛交的俘虏。

    这为略带阳刚气质的美人,丰厚朱唇上和诱人的圆润美臀,充分衬托出她一份特有的性感。

    芸蕾是我做实习医生时所认识的一位护士。

    当时她被调派来协助我,而我第一眼就迷上了这位比我长两岁的性感尤物。

    芸蕾的工作态度非常地积极,经常和我一块儿在部门内待到三更半夜。

    也因为如此,我俩的接触机会也就愈多,而这向来羞静的单纯护士,理所当然地没过多久,便成为我这性爱老手的诱骗对象了。

    我积极地向芸蕾表露爱意,事事帮助她、讨好她。

    而没过多久,芸蕾便对他抱持了好感。

    由于院方不喜欢工作人员搞恋情,我们两人更常常暗里外出约会,成了一对秘密的情侣。

    芸蕾的胸部因为出奇的大,是那种容易燃起男人性欲的类型。

    就是在平常工作时,只要一没人注意,我便会不由自主地去揉弄它们一把。

    第一次的性经验,是在巡房后的小休时刻,我突然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抓了芸蕾的手,便到了手术室最尾端的一个小储存室里。

    与其说是互相享受乐趣,倒不如说是我自己比较希望得到快感,完全是由我在引导;要她拉下裤头为我服务、吹喇叭。

    不过芸蕾的技术还真是逊毙了,就这样惊惊颤颤在怕被别人发现的外忧之下,我草草射精入她嘴里后便一一了事。

    那次之后,我了解到一切都得要好好地安排一下,应该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下,尽情地让芸蕾和我一块儿互享快感,太猴急就只会坏事…第二次的经验,亦是在芸蕾这个二十七岁处女的生日夜。

    我花上了近半个月的薪金来安排了一切;名贵礼物、烛光晚餐、高级套房。

    我要芸蕾永远记得这个最美好的初夜。

    吃过了晚餐、喝完了最后一滴酒。

    带着一丝醉意,我们登上了酒店特地安排的华丽马车,一边欣赏著附近的海边沿岸的优美夜景、一边脸贴著脸,喃喃细声地说著煽情的话语。

    回到了房间以后,已经十点多钟。

    “哗!好累啊!嗯,这床…真的好舒服啊!”芸蕾一进房里,就往床上躺了下去。

    “嘻嘻…待会儿,我会让妳更舒服的…”我一边温柔笑说著、一边靠了过去轻吻着她。

    正当芸蕾还想说些说么,就觉得腿部略有异样,原来是我正缓缓地脱下她的丝袜。

    一直以为会先洗个澡,再准备就绪才上床是做爱之基本常识的芸蕾,在完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面对我突来的诱惑,不免显得有些惊慌。

    我的手指,隔着芸蕾的白丝内裤,开始抚摸着她的三角地带,感触著那丛林。

    就在芸蕾还未来得及反应的瞬间,我又已经把她的裙子、连带小内裤,一并地脱了下来。

    我贪婪地奋力撇开芸蕾下半身全裸的双膝,并以手指压按在她硬立起的阴蒂上,来来回回轻轻地抚弄著。

    虽然芸蕾有些害羞及恐惧,但由于怀着对我的好感,而且身体又感受着一种莫名的快感,即使她羞得用两手掩住脸,身体已经不由自主,随着逐渐高涨的快感摇摆了起来。

    或许是芸蕾的乳房太大、太显眼的缘故,我老是把眼珠停顿在她的胸部上。

    被爱抚中的芸蕾,不停地摇摆着身躯,弄得那双巨奶直晃动。

    对我集中针对她性器官的攻击方式,芸蕾感到十分受用,她立即地兴奋了起来。

    这时,我往自己手中吐了些口水,更进一步激烈地刺激著芸蕾的爱穴。

    那种滑溜溜的触觉当然棒极了,而我的手上功夫更是无话可说。

    我轻轻地拨开芸蕾的阴唇,非常巧妙地刺激着她那从未曾如此被触摸过的深处,她终于体验到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快感,就像是电流流遍了全身似的,兴奋地流出了一大片黏黏爱液。

    当我的手指缓缓移到芸蕾的玉臀时,指尖轻柔地在她肛门隧道入口温柔地抚弄按摩著。

    芸蕾的脑子即时陷入了一片空白…“嗯…嗯…好…好舒服…嗯嗯…嗯…”芸蕾是那么地自然、那么优美地发出了阵阵呻吟声。

    “啊?芸蕾的性感带原来是在肛门哪…”我暗暗地为自己这重大的发现而喜悦。

    我开始用下流淫秽的语调,在芸蕾的耳旁哼声低语,听得芸蕾兴奋无比,再加上那来自后门带有些刺痛的快感,她已经完全失去理性和羞耻心,一心只想毫不保留、尽情地享受肛门被抚弄的乐悦。

    “阿庆…你就别…折磨我了!插…快插入我的…屁眼…”猛烈的快感使得芸蕾浑然忘我,频频哀求叹道。

    看到芸蕾超出自己期望的反应,我也兴奋了起来。

    我立即把手指涂沾满着她阴道流洒出的润液,然后推戳插弄著芸蕾可爱的屁股穴。

    我那沾满了淫荡秽水的手指先是掀起了肛门上的皱折,然后噗的一声往深处直插了进去,疼得芸蕾一时之间后悔了自己的要求。

    可是就在一瞬间,悔意全消,跟随而来的是从股间直冲脑门那种异常的快感,使得芸蕾像只充满欲望的野兽般,哼哼嚎叫了起来。

    先是一根、然后两根,再来竟同时地戳入了整整三根手指!我在芸蕾的肛门里慢慢旋转地打圈,她的全身早就热衷了起来。

    在这同时,我的另一只手还同时抚揉撩弄著芸蕾的阴唇。

    望着芸蕾那欲仙欲死的浪荡神情,我再也按耐不住了。

    我连忙脱下了身上的衣裤,一口气地把那膨胀到了极点的阳具,猛然插入了芸蕾那又湿又滑、流满汁液的阴户。

    芸蕾又是感到一阵刺痛,肉棒拼命地在她的肉壁里翻搅著,守了二十七年的堡垒,就这般地被攻陷了。

    稀稀的血丝参杂在爱液中,一波一波地随着肉棒的抽送,滋声流出。

    就这样,狠狠地抽插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芸蕾首次体验到这种无可言喻的快感,高潮是来了又来,淫水更是又泄又洒。

    而我自己也丧失了意识,完全沉溺在干爱的恍惚之中,不久也射精了…我们两人泄了之后,身体却还是持续火热热地。

    芸蕾背向上地平躺着,而我则用手掌抚摸着她那完美的圆弧臀部;好滑、好弹性。

    我回想着先前把手指插进芸蕾的屁眼时,她那叫得欲仙欲死的神情,还蛮令人期待的、还真不是盖的呢!当我的手缠上芸蕾的柳腰时,她感到自己的心不断扑通扑通地跳着,恨不得我快点来搞她。

    我抚揉着她润圆的屁股。

    摸著、摸著,又把手指滑进她的屁眼儿。

    只见她全身开始剧烈地扭动起来,整个屁股高高地抬起,划圈地晃摇转动,嘴中大声浪叫起来。

    她的反应立即弄得我热血沸腾,肉棒又再次勃起,硬挺地弹跳着。

    我把肉棒握著,然后使力将肿胀龟头整只地猛塞入了她的后门,疯狂似地拼命抽插著,好像想要戳穿她的肠子一般。

    芸蕾和我共同沉醉在狂欢的肛交之中…当时,我干插得芸蕾的腰部几乎软化掉,身体也好像整个飘浮起来一般,她的全身几乎要溶化似的强烈颤抖呢!我低头一瞧,芸蕾的下面已经湿得泛滥成灾了,涛涛的淫秽液水洒湿了整张床单。

    平时,很少的女孩会要求男友插她们的屁眼儿,而大多的男生亦都只喜欢玩弄乳房和阴户,倒也真没去体会到肛交所会带来的满足感呢!身材健美、臀部丰满、曲线优美的芸蕾,简直就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人间尤物。

    坚挺的鼻梁在娇嫩的脸庞中衬托出智慧的光芒。

    在这之前,芸蕾还不喜欢做爱,甚至还相当厌恶。

    然而,在此时类似强奸的肛交体验,在她的内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激昂荡情。

    芸蕾第一次体会到性交真正的欢乐。

    那被我紧紧迫压在怀里的感触,是自己有生以来感觉到被爱。

    她毫无任何反抗的念头;这是她第一次真正强烈地想和男人作爱。

    我粗暴地强干戳著芸蕾的屁眼儿,潮湿的润穴,淫水如花语般滋滋的响声,使我俩都不由自主地掉入情爱的深渊。

    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我俩不禁嘤嘤地浪叫了起来。

    这绝对不是演技。

    这时,只见芸蕾被戳淫得两眼愣呆反白,看来已经达到了兴奋的最高点,在畅欢享受着自己绝顶的体验。

    或许,她就是属于那种天生欲求肛门之交的女人吧!屁眼儿被插得猛烈还不觉得疼痛,只觉得一阵阵触电似地高潮感。

    这种异常的交配,令得芸蕾完全地抛弃了羞耻的感觉,点燃了的反而是她那熊熊欲火。

    哈!她还真的是有点儿变态呢!我一边干着芸蕾的屁股、一边以双手抚揉她的乳房,并舔吻著那雪白滑溜溜的背部和赤红的耳根。

    芸蕾则一面享受着屁眼儿传来的刺激,一面将左手指放入口中吸吮著、右手往自己阴唇缝隙处慰挖著,蜜液不住地流出。

    二十多分钟后,我干爽得昏了脑,唯一明显记得的东西,是射了精后清醒过来看到的景象;芸蕾是蜷曲身体,睡倒在床上,滑嫩的屁股内则是染满著汗水和精液。

    那晚,我是尽了身为“性奴隶”应尽的义务,给了这寿星女最佳的生日礼物。

    我们俩都达到前所未能想像的性高潮;一连连地又是戳干、又是泄了好几个回合…那次之后,芸蕾便成为了我的肛门之交。

    我还喜欢上另一种不同的领域,就是跟她到外边去打野战,寻尝那原野的刺激感。

    而且,我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做,不选择躲在谁也不会去的草丛深处。

    我常故意选在棒球场旁边、郊游烤肉的人家附近、甚至在我们工作的医院邻近的草丛里,那我就可以一边干芸蕾的屁眼、一边俯瞰草外的情景,真是百分之百的大变态。

    每当有人靠近时,我还会故意地加强腰部的摆动,或用些小花招令得芸蕾发出哀叫的浪声。

    有一次,还曾经有意地吓著一位牵狗散步的可爱国中女生,引起了一阵骚动。

    话虽如此,截至目前为止,最能把伊芳推到最高潮的,莫过于在野外的肛交。

    甚至有一回,我驾驶著车子带芸蕾去兜风。

    结果碰上了反核子厂的示威游行,弄的车子无法通行,所以便只好把车驶入了路旁的一条小巷子里停了下来。

    才一停车,我突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就要芸蕾往我的座位坐了过来。

    我把芸蕾抱到自己的膝盖上,然后解开了芸蕾T恤内的胸罩,开始揉捏芸蕾的胸脯。

    接着,又以另一只手去卷起芸蕾的裙子,露出那小巧诱人的小小内裤,然后把手伸到里头去,用两根手指来撩弄着她的润穴缝间。

    芸蕾已经逐渐习惯了在室外做爱的那种害怕被人窥见的恐惧感,随着我两手巧妙地揉捏,她渐渐沉醉在爱欲之中。

    不过当天示威的游人还真是多得离谱,随着来看示威的行人、车辆和警察来来往往,大批的人潮跟着涌上来,几乎就要挤到我们车子前面了。

    即使是习惯打野炮的芸蕾,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免感到惊慌。

    但是芸蕾恐惧的表情和疑问语气,更是激起了我野性的欲火,我调整了一下双方的体姿,拉下自己裤头的拉链,掏出了肉肠,然后把芸蕾的T字型内裤往则边一拉,好让勃起的老二往她的屁眼儿里顶去。

    芸蕾立即感觉到塞在自己肛门内的肉棒的热衷,且触察到它越来越坚硬、越来越巨大。

    我似乎受到汹涌人潮的刺激,变得异常亢奋,疯狂不停猛烈地奋力向上推戳著。

    芸蕾也渐渐地感染上了这激荡的情绪,自己亦挪了挪腰,晃动着屁股和我配合,让我的宝贝塞到最深处…异常兴奋的我,一面“干”劲十足的摆动腰部、一面比平常更加冷静地的观察周遭的状况。

    大批的人群围绕着示威队伍,慢慢地通过我们车子前的大道。

    那时只要有一个人则头来望,大多会发现芸蕾娇喘连连的俏模样。

    这种害怕被人看见的恐惧感和羞耻心,反而点燃了芸蕾的爱欲之火。

    刺激著芸蕾的不只是在屁股内猛烈抽插的阳具,在波动起伏中,T字型内裤细细的衬线也为芸蕾的阴蒂和阴唇沟带来了无比的快感。

    芸蕾再也受不了那种无与伦比的舒服感,终于忍不住地大声浪叫了出来。

    平常只会轻微摇摆配合对方扭动纤腰,这时候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的上下晃动着。

    我在那时候的感觉,简直就有如是坐着云霄飞车,倒挂在天空快要掉下来似的,享受到无比的刺激与快意。

    芸蕾更是达到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淫水润湿了我整条的裤子!突然,芸蕾感觉到肛门里热了起来,原来我竟也忍不住地直射在她的身体里面。

    那猛射瞬间的感觉,实在令人舒畅无比。

    随着我的射精,两人的激情演出,就在高潮和感动混杂的泪水、热烈的互吻之下,圆满落幕。

    芸蕾虽然平时都有尝试着帮我口交、也和我做正常的交配。

    然而,都不如类似强暴的肛交做爱方式那么来得刺激、那么地爽呆呆!总言而之,纯粹的正常发泄,已经满足不了我们的兽欲。

    我经常在想,究竟“爱”是最重要呢?还是“性”才是每一个女人真正渴望的东西?我曾经看过女生被爱感动而流下的泪,但都没有那被性交欢愉所奋发出来的泪来得激情、感人…

    原本一直以为肛门是最肮脏的地方,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美妙的愉快感觉。

    有时候,不由得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

    只不过和那相貌酷似梅艳芳的芸蕾发生了一次不寻常的关系,竟然完完全全变成了肛交的俘虏。

    这为略带阳刚气质的美人,丰厚朱唇上和诱人的圆润美臀,充分衬托出她一份特有的性感。

    芸蕾是我做实习医生时所认识的一位护士。

    当时她被调派来协助我,而我第一眼就迷上了这位比我长两岁的性感尤物。

    芸蕾的工作态度非常地积极,经常和我一块儿在部门内待到三更半夜。

    也因为如此,我俩的接触机会也就愈多,而这向来羞静的单纯护士,理所当然地没过多久,便成为我这性爱老手的诱骗对象了。

    我积极地向芸蕾表露爱意,事事帮助她、讨好她。

    而没过多久,芸蕾便对他抱持了好感。

    由于院方不喜欢工作人员搞恋情,我们两人更常常暗里外出约会,成了一对秘密的情侣。

    芸蕾的胸部因为出奇的大,是那种容易燃起男人性欲的类型。

    就是在平常工作时,只要一没人注意,我便会不由自主地去揉弄它们一把。

    第一次的性经验,是在巡房后的小休时刻,我突然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抓了芸蕾的手,便到了手术室最尾端的一个小储存室里。

    与其说是互相享受乐趣,倒不如说是我自己比较希望得到快感,完全是由我在引导;要她拉下裤头为我服务、吹喇叭。

    不过芸蕾的技术还真是逊毙了,就这样惊惊颤颤在怕被别人发现的外忧之下,我草草射精入她嘴里后便一一了事。

    那次之后,我了解到一切都得要好好地安排一下,应该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下,尽情地让芸蕾和我一块儿互享快感,太猴急就只会坏事…第二次的经验,亦是在芸蕾这个二十七岁处女的生日夜。

    我花上了近半个月的薪金来安排了一切;名贵礼物、烛光晚餐、高级套房。

    我要芸蕾永远记得这个最美好的初夜。

    吃过了晚餐、喝完了最后一滴酒。

    带着一丝醉意,我们登上了酒店特地安排的华丽马车,一边欣赏著附近的海边沿岸的优美夜景、一边脸贴著脸,喃喃细声地说著煽情的话语。

    回到了房间以后,已经十点多钟。

    “哗!好累啊!嗯,这床…真的好舒服啊!”芸蕾一进房里,就往床上躺了下去。

    “嘻嘻…待会儿,我会让妳更舒服的…”我一边温柔笑说著、一边靠了过去轻吻着她。

    正当芸蕾还想说些说么,就觉得腿部略有异样,原来是我正缓缓地脱下她的丝袜。

    一直以为会先洗个澡,再准备就绪才上床是做爱之基本常识的芸蕾,在完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面对我突来的诱惑,不免显得有些惊慌。

    我的手指,隔着芸蕾的白丝内裤,开始抚摸着她的三角地带,感触著那丛林。

    就在芸蕾还未来得及反应的瞬间,我又已经把她的裙子、连带小内裤,一并地脱了下来。

    我贪婪地奋力撇开芸蕾下半身全裸的双膝,并以手指压按在她硬立起的阴蒂上,来来回回轻轻地抚弄著。

    虽然芸蕾有些害羞及恐惧,但由于怀着对我的好感,而且身体又感受着一种莫名的快感,即使她羞得用两手掩住脸,身体已经不由自主,随着逐渐高涨的快感摇摆了起来。

    或许是芸蕾的乳房太大、太显眼的缘故,我老是把眼珠停顿在她的胸部上。

    被爱抚中的芸蕾,不停地摇摆着身躯,弄得那双巨奶直晃动。

    对我集中针对她性器官的攻击方式,芸蕾感到十分受用,她立即地兴奋了起来。

    这时,我往自己手中吐了些口水,更进一步激烈地刺激著芸蕾的爱穴。

    那种滑溜溜的触觉当然棒极了,而我的手上功夫更是无话可说。

    我轻轻地拨开芸蕾的阴唇,非常巧妙地刺激着她那从未曾如此被触摸过的深处,她终于体验到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快感,就像是电流流遍了全身似的,兴奋地流出了一大片黏黏爱液。

    当我的手指缓缓移到芸蕾的玉臀时,指尖轻柔地在她肛门隧道入口温柔地抚弄按摩著。

    芸蕾的脑子即时陷入了一片空白…“嗯…嗯…好…好舒服…嗯嗯…嗯…”芸蕾是那么地自然、那么优美地发出了阵阵呻吟声。

    “啊?芸蕾的性感带原来是在肛门哪…”我暗暗地为自己这重大的发现而喜悦。

    我开始用下流淫秽的语调,在芸蕾的耳旁哼声低语,听得芸蕾兴奋无比,再加上那来自后门带有些刺痛的快感,她已经完全失去理性和羞耻心,一心只想毫不保留、尽情地享受肛门被抚弄的乐悦。

    “阿庆…你就别…折磨我了!插…快插入我的…屁眼…”猛烈的快感使得芸蕾浑然忘我,频频哀求叹道。

    看到芸蕾超出自己期望的反应,我也兴奋了起来。

    我立即把手指涂沾满着她阴道流洒出的润液,然后推戳插弄著芸蕾可爱的屁股穴。

    我那沾满了淫荡秽水的手指先是掀起了肛门上的皱折,然后噗的一声往深处直插了进去,疼得芸蕾一时之间后悔了自己的要求。

    可是就在一瞬间,悔意全消,跟随而来的是从股间直冲脑门那种异常的快感,使得芸蕾像只充满欲望的野兽般,哼哼嚎叫了起来。

    先是一根、然后两根,再来竟同时地戳入了整整三根手指!我在芸蕾的肛门里慢慢旋转地打圈,她的全身早就热衷了起来。

    在这同时,我的另一只手还同时抚揉撩弄著芸蕾的阴唇。

    望着芸蕾那欲仙欲死的浪荡神情,我再也按耐不住了。

    我连忙脱下了身上的衣裤,一口气地把那膨胀到了极点的阳具,猛然插入了芸蕾那又湿又滑、流满汁液的阴户。

    芸蕾又是感到一阵刺痛,肉棒拼命地在她的肉壁里翻搅著,守了二十七年的堡垒,就这般地被攻陷了。

    稀稀的血丝参杂在爱液中,一波一波地随着肉棒的抽送,滋声流出。

    就这样,狠狠地抽插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芸蕾首次体验到这种无可言喻的快感,高潮是来了又来,淫水更是又泄又洒。

    而我自己也丧失了意识,完全沉溺在干爱的恍惚之中,不久也射精了…我们两人泄了之后,身体却还是持续火热热地。

    芸蕾背向上地平躺着,而我则用手掌抚摸着她那完美的圆弧臀部;好滑、好弹性。

    我回想着先前把手指插进芸蕾的屁眼时,她那叫得欲仙欲死的神情,还蛮令人期待的、还真不是盖的呢!当我的手缠上芸蕾的柳腰时,她感到自己的心不断扑通扑通地跳着,恨不得我快点来搞她。

    我抚揉着她润圆的屁股。

    摸著、摸著,又把手指滑进她的屁眼儿。

    只见她全身开始剧烈地扭动起来,整个屁股高高地抬起,划圈地晃摇转动,嘴中大声浪叫起来。

    她的反应立即弄得我热血沸腾,肉棒又再次勃起,硬挺地弹跳着。

    我把肉棒握著,然后使力将肿胀龟头整只地猛塞入了她的后门,疯狂似地拼命抽插著,好像想要戳穿她的肠子一般。

    芸蕾和我共同沉醉在狂欢的肛交之中…当时,我干插得芸蕾的腰部几乎软化掉,身体也好像整个飘浮起来一般,她的全身几乎要溶化似的强烈颤抖呢!我低头一瞧,芸蕾的下面已经湿得泛滥成灾了,涛涛的淫秽液水洒湿了整张床单。

    平时,很少的女孩会要求男友插她们的屁眼儿,而大多的男生亦都只喜欢玩弄乳房和阴户,倒也真没去体会到肛交所会带来的满足感呢!身材健美、臀部丰满、曲线优美的芸蕾,简直就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人间尤物。

    坚挺的鼻梁在娇嫩的脸庞中衬托出智慧的光芒。

    在这之前,芸蕾还不喜欢做爱,甚至还相当厌恶。

    然而,在此时类似强奸的肛交体验,在她的内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激昂荡情。

    芸蕾第一次体会到性交真正的欢乐。

    那被我紧紧迫压在怀里的感触,是自己有生以来感觉到被爱。

    她毫无任何反抗的念头;这是她第一次真正强烈地想和男人作爱。

    我粗暴地强干戳著芸蕾的屁眼儿,潮湿的润穴,淫水如花语般滋滋的响声,使我俩都不由自主地掉入情爱的深渊。

    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我俩不禁嘤嘤地浪叫了起来。

    这绝对不是演技。

    这时,只见芸蕾被戳淫得两眼愣呆反白,看来已经达到了兴奋的最高点,在畅欢享受着自己绝顶的体验。

    或许,她就是属于那种天生欲求肛门之交的女人吧!屁眼儿被插得猛烈还不觉得疼痛,只觉得一阵阵触电似地高潮感。

    这种异常的交配,令得芸蕾完全地抛弃了羞耻的感觉,点燃了的反而是她那熊熊欲火。

    哈!她还真的是有点儿变态呢!我一边干着芸蕾的屁股、一边以双手抚揉她的乳房,并舔吻著那雪白滑溜溜的背部和赤红的耳根。

    芸蕾则一面享受着屁眼儿传来的刺激,一面将左手指放入口中吸吮著、右手往自己阴唇缝隙处慰挖著,蜜液不住地流出。

    二十多分钟后,我干爽得昏了脑,唯一明显记得的东西,是射了精后清醒过来看到的景象;芸蕾是蜷曲身体,睡倒在床上,滑嫩的屁股内则是染满著汗水和精液。

    那晚,我是尽了身为“性奴隶”应尽的义务,给了这寿星女最佳的生日礼物。

    我们俩都达到前所未能想像的性高潮;一连连地又是戳干、又是泄了好几个回合…那次之后,芸蕾便成为了我的肛门之交。

    我还喜欢上另一种不同的领域,就是跟她到外边去打野战,寻尝那原野的刺激感。

    而且,我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做,不选择躲在谁也不会去的草丛深处。

    我常故意选在棒球场旁边、郊游烤肉的人家附近、甚至在我们工作的医院邻近的草丛里,那我就可以一边干芸蕾的屁眼、一边俯瞰草外的情景,真是百分之百的大变态。

    每当有人靠近时,我还会故意地加强腰部的摆动,或用些小花招令得芸蕾发出哀叫的浪声。

    有一次,还曾经有意地吓著一位牵狗散步的可爱国中女生,引起了一阵骚动。

    话虽如此,截至目前为止,最能把伊芳推到最高潮的,莫过于在野外的肛交。

    甚至有一回,我驾驶著车子带芸蕾去兜风。

    结果碰上了反核子厂的示威游行,弄的车子无法通行,所以便只好把车驶入了路旁的一条小巷子里停了下来。

    才一停车,我突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就要芸蕾往我的座位坐了过来。

    我把芸蕾抱到自己的膝盖上,然后解开了芸蕾T恤内的胸罩,开始揉捏芸蕾的胸脯。

    接着,又以另一只手去卷起芸蕾的裙子,露出那小巧诱人的小小内裤,然后把手伸到里头去,用两根手指来撩弄着她的润穴缝间。

    芸蕾已经逐渐习惯了在室外做爱的那种害怕被人窥见的恐惧感,随着我两手巧妙地揉捏,她渐渐沉醉在爱欲之中。

    不过当天示威的游人还真是多得离谱,随着来看示威的行人、车辆和警察来来往往,大批的人潮跟着涌上来,几乎就要挤到我们车子前面了。

    即使是习惯打野炮的芸蕾,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免感到惊慌。

    但是芸蕾恐惧的表情和疑问语气,更是激起了我野性的欲火,我调整了一下双方的体姿,拉下自己裤头的拉链,掏出了肉肠,然后把芸蕾的T字型内裤往则边一拉,好让勃起的老二往她的屁眼儿里顶去。

    芸蕾立即感觉到塞在自己肛门内的肉棒的热衷,且触察到它越来越坚硬、越来越巨大。

    我似乎受到汹涌人潮的刺激,变得异常亢奋,疯狂不停猛烈地奋力向上推戳著。

    芸蕾也渐渐地感染上了这激荡的情绪,自己亦挪了挪腰,晃动着屁股和我配合,让我的宝贝塞到最深处…异常兴奋的我,一面“干”劲十足的摆动腰部、一面比平常更加冷静地的观察周遭的状况。

    大批的人群围绕着示威队伍,慢慢地通过我们车子前的大道。

    那时只要有一个人则头来望,大多会发现芸蕾娇喘连连的俏模样。

    这种害怕被人看见的恐惧感和羞耻心,反而点燃了芸蕾的爱欲之火。

    刺激著芸蕾的不只是在屁股内猛烈抽插的阳具,在波动起伏中,T字型内裤细细的衬线也为芸蕾的阴蒂和阴唇沟带来了无比的快感。

    芸蕾再也受不了那种无与伦比的舒服感,终于忍不住地大声浪叫了出来。

    平常只会轻微摇摆配合对方扭动纤腰,这时候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的上下晃动着。

    我在那时候的感觉,简直就有如是坐着云霄飞车,倒挂在天空快要掉下来似的,享受到无比的刺激与快意。

    芸蕾更是达到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淫水润湿了我整条的裤子!突然,芸蕾感觉到肛门里热了起来,原来我竟也忍不住地直射在她的身体里面。

    那猛射瞬间的感觉,实在令人舒畅无比。

    随着我的射精,两人的激情演出,就在高潮和感动混杂的泪水、热烈的互吻之下,圆满落幕。

    芸蕾虽然平时都有尝试着帮我口交、也和我做正常的交配。

    然而,都不如类似强暴的肛交做爱方式那么来得刺激、那么地爽呆呆!总言而之,纯粹的正常发泄,已经满足不了我们的兽欲。

    我经常在想,究竟“爱”是最重要呢?还是“性”才是每一个女人真正渴望的东西?我曾经看过女生被爱感动而流下的泪,但都没有那被性交欢愉所奋发出来的泪来得激情、感人…

     
     
    上一篇:淫魔同窗會 下一篇:淫妻賤婦
     
     

    猜你喜欢

      在走廊上干极品嫩妹(12P)
      第一次拍私房,对象是炮友,可惜没有验证[22P]
      成熟氣質的漂亮乳房國模[28P]
      花花公子女郎的黄色小比基尼-辣死(15P)
      小妹子偷拍父母做爱(16P)
      长发学生妹的几种COS-装吸引你-【40P】
      圆润椒乳村妹,被我WECHAT调教,她说她还是处女[10p]
      大眼的丝袜是拿下男人的秘密武器吗[20P]
      肥丰胖嘟嘟纯情美女【10P】
      小妹子享受插逼乐趣(14P)
      长发美女网袜衣裙(18P)
      近距离跟拍牛仔热裤美眉,似乎闻到了臀香
      イとはいしょ[20P]
      看到这么鲜嫩的蜜鲍你就不想吃一口么-(15P)
      (CG)火影忍者-死神-来袭(16P)
      妩媚少妇床上功夫了得(15P)
      超级美腿,女神级的诱惑(10P)
      两个粉色紧身裤美眉
      ち妻・琴を取てくさ[20P]
      花花公子女郎-菊花鲍鱼屁股都是一般的嫩(10P)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广告